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到了正午,烈日当空,因为刚过了洛阳的冬,却不是那样炙热。

    草垛上吹来一阵暖洋洋的风,拂过了郭小九的脸颊,他伸手轻轻敲了敲腰际上的刀鞘,扭头望了望前方的路。

    “小哥儿,你醒了?”那车夫是个五大三粗的庄家汉子。

    “刚醒,老哥,我们到哪儿了?”郭小九从草垛的前方滑了下去,正好坐到了车夫的身侧问道。

    “照这个速度,傍晚就能入城。”车夫笑着回头答道。

    “前面有个小茶摊,我先请老哥喝碗茶,我们再走,应当耽搁不了大哥的营生。”

    “别说,还真的怪渴的。”那车夫憨厚的笑笑说道。

    转眼间,两人就到了那茶摊前,这茶摊很新。

    一根笔直的木杆上方挂着一张干净的旗帜,上书一“茶”字。这茶摊的木桌木凳,都像是不久前才刚做好的物什。

    “这茶摊应当刚开没几日,我前些天来返的时候,还没有见到过。”车夫牵着马缰到了路边的小树林旁,低头说道。

    “那茶应当也是新茶,算是老哥与我有福气喽!”郭小九也笑着打趣道。

    这里是通往洛阳城的必经之路,佩刀佩剑的剑客武夫途经此地,算不上什么新鲜的事情,店里的伙计并没有过多的将目光投向这走来的二人。

    只是这店内伙计见到来客,却也显得不是那样热情,让两个人有些不太习惯。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整天想着青衫仗剑走天涯,转眼间已经老喽。”

    二人已经寻了一张桌子坐下,车夫笑着说道,脸上挂满了憧憬。

    郭小九脸上挤出些微笑意,目光却始终盯着那店内的伙计。这真是奇怪的伙计,与之前郭小九见过的那些看到客人,巴不得跟你攀个亲家的寻常伙计相比,这家伙太冷漠了一些,冷漠得不太正常。

    “这难道还是个黑店?”不知道几年前,郭小九曾看到过一些关于早些年间,做人肉包子的黑心店铺。当然,这茶馆肯定不是什么黑店。

    “看什么看?”那伙计可能被郭小九瞪得发毛,厉声训斥了一句:“再看挖了你的眼珠子!”

    “我说店家,你这也太不会做生意了吧,我们坐在这儿许久了,也不见你来招待一下子?”郭小九没有移开目光,他怎么可能会被那伙计的一句话唬住。

    车夫回头偷瞧了几眼,低声的呢喃道:“小哥儿,和气生财。”

    “老哥,莫怕!”郭小九伸手安慰道。

    继续转头,瞪着那凶巴巴的伙计:“这生意你做不做?”

    “今日不做生意,你赶紧走吧,别等我赶你走!”那伙计说着已经转身,像是要离开。

    “一壶你们这儿最好的茶,要快!”郭小九说罢,已经抬手一掷,一块透着银光的金属物质,冲着那伙计背后袭了过去。

    那赫然就是一块硕大的银子。

    “嘿!”那伙计急忙转身,伸手接过了袭来的银子,顺手掂量了两下:“茶随后就到,等下希望你不要后悔喽!”

    看到那伙计真的是去弄茶水去了,郭小九的表情才好看了许多,他倒不怕那伙计在茶水里面做什么手脚,这里距离洛阳城可不太远。在加上之前的试探,这伙计肯定也不是寻常人,定然不会做下连他自己都鄙夷的勾当。

    “老哥,不着急,我们喝完茶就走,不生事端!”郭小九赶忙跟车夫解释道。

    “唉,你说咋样就咋样,应当耽搁不了啥事情。”车夫有些尴尬地说道。

    经过了刚才的事情,两个人没有再多说废话,车夫可能已经有了些心事,低着头在看着自己的脚。

    在这空档里,路对面走来了个挑着扁担的瓜农,那瓜农倒是年轻的很,长得也很魁梧,他往茶摊里看了过来,看样子应当和那伙计熟识,只是见到还有客人,才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是在对面寻了个树荫,坐到了路边。

    “茶来喽!”那伙计提着一壶茶快步而来,丢在了桌面上,又毫不客气地转身离开。

    “喝茶喝茶!”郭小九斟满两杯,冲着车夫说道。

    那车夫这才回过了神来,笑着接过了茶盏,低头吹着热气。

    郭小九轻轻地摇了摇头,这可是温茶,哪里来的什么热气?

    这空档里,又行来了一辆马车,车帘子微微地掀开一条缝隙,看不清里面坐着什么样的人物,马车停到了先前车夫停着草垛的马车侧方。

    马车上没有人下来,只是那边的车夫,有些无聊地走到了马身前,伸手摸着马鬃,笑盈盈地注视向茶摊这边。

    “这茶可不是什么新茶!”郭小九说了一句,眼神却在打量对面的车夫。

    “我喝着挺新的。”那车夫急忙笑着说道。

    在他们都以为郭小九没有注意到的时刻,身前的车夫,与那边的车夫,竟然偷偷地交换了个眼神。

    “老哥喝着好喝就好。”说着,郭小九伸手轻轻的地敲在了刀鞘上,发出低沉的“啪啪”声。

    这些人自然不会是冲着他来的,在临近这茶摊前,他只是感觉到车夫有些迫切地想要来这茶摊,直到那伙计出言不逊,甚至有想要赶人的架势,这车夫的表情竟然没有丝毫的变化。

    当时他就已经断定,这事情有些蹊跷,怕是这路上要发生些什么奇怪的事情喽!

    “来了!”那瓜农的嗓音有些沙哑,他低沉地提醒了一句。

    紧接着,不远处就走来了一队马队,打头的是一匹白马,看那轻盈的步履,应当是能叫得上名号的良驹。

    马上坐着一个长得俊秀的公子哥,公子哥手中握着一柄剑,只是那家伙的表情和眼神,让郭小九感觉到有些厌恶,看着就想上去臭扁一顿。

    其后是二十几名洛阳神卫,这些神卫都被头盔遮住了脸,身上都穿着黝黑的甲胄,只能看到一双双冷冽的眼神,注视着前方的几人。

    奇怪的是,这其中竟然有几名神卫的身上带着些微的伤,连甲胄都被刺穿了,可以看到些许殷红。

    不出意外的话,这些人的目标,应当是迎面而来的这些家伙。

    几名神卫提了提手中的长枪,已经驾着马匹走到了那公子哥的前方。

    瓜农伸手握住了扁担,将目光看向了那辆丝毫未动的马车,

    紧接着车帘子掀了起来,走出两位形容俏丽的小姑娘,这两位小姑娘手中都佩着长剑。

    没有丝毫的言语,两位小姑娘已经抽剑,疾驰,冲向了那一众马队。

    紧随其后的车夫操起了马鞭,瓜农提起了扁担,茶摊伙计也从柜台里抽出了一柄长剑。连原本端坐在郭小九身前的车夫,都从袖口抽出了一截短刀,跟了上去。

    “啧啧!”郭小九抿着茶,眯着眼睛注视着场中的一切,手仍旧不停地敲打着刀鞘。

    “不留活口!”那俊秀公子哥一扬手,下达了命令。

    身周的那些被甲胄包裹着的神卫们,当即驾着马匹冲杀了出去。

    这些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而来的江湖人物,却个个都是好手,面对那些神卫不曾有落下风,甚至一对二,一对三都能勉强撑下。

    那两名小姑娘和茶摊伙计的身前神卫最多,每个人身前都有六七个神卫。

    那公子哥驾着马儿继续往前走,只是在路过其中一名小姑娘的身侧的时候,很麻利的抽剑一刺。

    原本面对那些神卫已经有些渐渐不支的小姑娘,有些躲闪不及,那剑当即刺中了姑娘的左侧胸口,只是偏向了肩膀一侧,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辣手摧花呀!”郭小九摇了摇头,心中对那个公子哥的印象又差了几分。

    “小妹!”另一个小姑娘惊呼一声,急忙后撤到那名受伤的小姑娘身周,一手扶住了小姑娘的胳臂,一手持剑接住了迎面而来的枪刃。

    “走!”那茶摊伙计见到已经落了下风,当即几步后撤,挣开了围过来的神卫。

    他们面对这些神卫缠斗,虽然占不了什么便宜,但那些神卫也不能奈何他们,撤退,还是显得井然有序。

    这场战斗来的很突然,退的也很突然。

    “呸!就这些人还想拿本世子的命?”周子恒撇撇嘴,有些不屑地盯着那些远遁的身影。

    神卫们没有损失,只是有几名不小心填了几道不疼不痒的新伤。

    “这些人就像苍蝇一样,赶都赶不走。”周子恒下了马,不急不缓的走到了先前那车夫坐过的位置上,伸手将茶杯倒扣。

    又取过了一个新茶杯,自己倒上了一杯茶:“你说呐?”

    “不知?”郭小九摇了摇头,仔细打量几眼这个自称世子的公子哥。

    “你跟他们不是一伙的?”周子恒有些诧异,看着这个懵懂的小子,再看这装束,着实不像什么高手,除了穿得干净些,跟之前那几个家伙相比,更像是个真正的山野村夫,当即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

    两名贴身神卫原本紧握长枪的手,都微微地松了松。

    “不是一伙的呀。”郭小九懒洋洋地说道,不过随后一句,却让火药味再次弥漫起来:“不过,我看你很不爽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