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就在眨眼的功夫,郭小九已经近到了道士的身前,他手中刀已经与那虚虚实实的三剑相继碰触。

    前面两剑都是道士放出的虚影,原本只是为了让郭小九的刀锋落得慢一些,真正的杀招都在第三剑之上。

    道士出手确实就已经是杀招,他那斜撩的剑只需要破去郭小九的力道,就能轻而易举地刺穿郭小九的脖颈,到时候,这小镇上还有谁能,又有谁敢拦下他?

    只是可惜,道士的剑被郭小九手中的刀很利落地压了下去。

    “连我的左手刀都接不下!”郭小九轻轻地摇了摇头,提刀没有再次出手,只是静静地看着道士那惊讶的神情。

    当然没有人会注意到,郭小九负在身后的右手,在快速地颤抖。

    他没有右手拔刀出刀,就是因为他的右手受了伤。只是包括道士在内,没有人看的出来。

    略微的愣神之后,道士急忙倒退两步,他用剑护在身前,看似轻松的一次交锋,他已经用了全力,可是对面的少年只是出了左手刀,那他的右手刀得有多强?

    “可能这家伙是个左撇子?”道士如此想到,他决定再次试探一下,如若不成,就只能拿出打不过就跑的老伎俩了,他已经好久没有跑路过了。

    “再来!”道士呵了一声,这一次出剑明显又快了一些,那剑舞之下,又多出了一道剑,这一次是四剑。

    仍旧不知哪一剑是真,哪一剑又是假。

    那不如,全部破了去。郭小九的刀再次抖动,脚下一个前踏,这次他的刀横砍而过,出手只在弹指之间。

    随着刀势落下,郭小九这一次已经只是握着刀,提都懒得提了。

    道士感觉到自己的手一阵生疼,他仔细打量过去,自己手中的剑竟然就剩下了半截。

    “还来不来?”郭小九冲着道士一笑,有些玩味地继续说道:“要不你再去拿柄剑,或者你还有什么手段,也让我多见识见识!”

    “少侠饶命呀!”道士突然扔掉了手中的断剑,露出了一副委屈的模样,他躬着身,有些卑微的低下了头。

    郭小九收回了刀,伸手扶了扶身后的剑鞘,他仔细盯着那道士看了几眼:“把那丫头留下,带着你的乖徒儿们跑路去吧!”

    听到郭小九如此言语,道士心中暗道:“果然是年轻人,我今天要是就这样子跑了,那以后就真的没办法在这一片混下去了。”

    道士的眼珠子滴溜溜地乱转着,他的剑确实是被郭小九破去了,可是他明显感觉到,第二次交手,郭小九的力道弱了不少。

    哪怕仍旧破去了他的剑,起先他还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感觉出了差错,不过当他在示弱以后,看到了郭小九比他还要紧张的去扶身后的空剑鞘,以及那只颤抖的右手。

    当即,道士就已经在心底里确定,这家伙怕是受了伤,很严重的内伤。

    “怎么还不走?”郭小九皱了皱眉,他的左手再次敲在了刀鞘上:“难道你还想再看看我有没有别的小伎俩?”

    “说笑了说笑了。”道士急忙挤出了一副笑脸,他伸手放到了袖口之中:“我这儿有些宝贝,想要进贡给少侠您呐。”

    “嗯?”郭小九疑惑地瞪了道士一眼,发现道士竟然还在往前走,当即心中暗叫一声:“不好。”

    “当我不敢杀你?”他快速地出刀,这一次刀快得异常,既然之前没有唬住这个家伙,那么这一次出手,只能拼尽全力杀了这个道士。

    道士有些惶恐地快速抽出了手,他没有再往前走,他的手中握着一个小机关,轻轻一按,一道银色的细微光泽一闪而逝。

    此时郭小九才刚刚准备出手,见到了道士的这般动作,想要去躲避,却发现根本无法捕捉到那光泽去了何处,只能大致猜着向右横跨两步。

    “你真的是个歹毒的臭道士!”郭小九瞪着道士,发出了一声怒吼,已经提刀冲着道士斩下。

    刀锋落得很快,这一刀直直的指向了道士的头颅。

    “难道真的躲过去了?”道士嘴里嘟囔一声,转身就开始跑,他可不顾自己在两个徒弟面前失了颜面。

    如果今天真的落得落荒而逃的地步,离开这小镇,他就会想办法解决掉自己的两个徒弟,然后换个地方,继续如此的勾当,以前他都是这么过来的。

    “噗通!”郭小九的身体在前冲之下,没有收住力道,竟然摔倒在了地上。

    或者,不是郭小九不小心,没有收住力道,而是他真的中了道士的伎俩?

    可能真的是这样吧,郭小九的整个左半边已经开始失去知觉,他都无法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再次站起来。

    双眼很沉重的一直在打架,他知道自己可能落了这个道士的套。

    如果这个时候,有那柄飞剑来了,该多好呀?

    那道士跑出了几步,听到了身后的动静,当即转过了神,一脸的坏笑:“小子,行走江湖要记得一句,莫要强出头,哦,对,你已经不需要记住了。”

    道士缓缓的走到了郭小九的身侧,他低下了身来,伸手去拿那郭小九手中紧握的刀。

    “你干什么?”岳叔有些惊讶的呼出了声,这才将周围已经愣神许久的镇上青壮喊醒了过来。

    “废话吗?杀人呀!”道士邪魅的一笑,冲着人群的方向看了过去。

    “啊!”躲在最后方那几个老头子,早就吓破了胆,想跑又跑不快,甚至脚步都挪动不起来。

    道士已经握起了郭小九的刀,这刀很沉,他欣赏着这件艺术品,就是这把刀,破去了他的剑,他试着挥动了几下,满意地点了点头。

    下一刻,他已经双手握刀,目光锁定向了倒地还有些许知觉的郭小九。

    “飞剑真的来了呀?”郭小九朦胧之间,看到了那远处飞掠而来的长虹,他确定,肯定是她来了!

    道士只感觉到身体一阵发凉,他举起的刀还没有准备落下,他就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胸口。

    一柄长剑贯穿了他的胸腔,是道门的佩剑,是一柄飞剑。

    “宁姑娘?”隐约之间,郭小九听到了有人喊出这三个字,他就彻底的失去了知觉。

    道士也失去了知觉,道士可能永远不会有醒来的一天,可是郭小九会。

    宁不二收回了飞剑,伸手扶在了郭小九的左肩,一拉,竟然拉出了一根细长的银丝,这赫然就是道士刚才手中机关发射出来的银色光泽。

    “他没事儿,等下有人会来带他走。”宁不二将银丝丢到了地面,将他的佩刀替他收回了刀鞘。

    可能想到了什么,宁不二伸手在刀鞘上轻轻地拍了一下。

    这声音真的很悦耳呀!宁不二心中赞叹一声,她站起身来,目光望向了那个站着的道童。

    道童急忙丢下了铁链子,并帮翠儿解开了铁链的束缚,这才一个腿软,就跪倒在了地面上。

    翠儿已经没有再哭,她愣愣地看着宁不二,因为宁不二很小声地冲她问了句:“你要不要陪我回青城山,做我的徒弟?”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