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洛阳城外,一辆马车缓缓行来,马车还是之前的那辆马车,两名神卫骑着马护佑在马车的两侧。

    再有一盏茶的时间,马车就可以进入洛阳城了。先前去城内禀报的神卫应当已经入了那竹林之内,用不了多久,这边的消息就可以传入世子周子恒的耳朵里。

    郭小九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在梦中不愿醒来,可梦总是会醒来,不论是什么梦,哪怕他睡得再久一些,也还是会脱离梦境。

    这不,车辕略微的有些颠簸,就让郭小九的梦不再美好,开始渐渐崩塌,露出梦境之中的黑暗面。

    他挣扎着,快速地脱离了梦境,……

    郭小九睁开了眼,他下意识地去摸腰际上的佩刀,刀还在。他仔细地回想他进入梦境之前的事情,他确信她肯定来过。

    现在他在哪儿?她又在哪儿?

    车帘被缓缓地掀开了一角,郭小九看到了那个赶车的车夫,是一张生面孔,再看向两侧,那两名神卫也看向了他。

    “你醒了呀。”一名神卫冲着他问道。

    “嗯。”郭小九冲着那名神卫点点头:“我们现在去洛阳?宁仙子来过?”

    “没有见到,是世子殿下让我们前去的,我们到的时候,就只见到了你。”

    “马上就到洛阳了。”另一名神卫提醒了一句。

    郭小九皱了皱眉,他抬头望向道路的前方,确实已经看到了雄伟的洛阳城。

    他仔细确定了自己的伤势,在他入梦的这段时间,已经好转了一些,可还是很严重,估摸着得个几天休养,到了洛阳也好。

    一队神卫已经在洛阳城之外摆开了阵仗,恰逢马车停下,一匹白马走出了城来,世子周子恒就在马背上。

    “小九呀,你可让红鸾操碎了心,还有我。”周子恒如此说道,他胯下的白马好似有些不同意他的话,不屑地打了个响鼻。

    “世子殿下,多日不见。”郭小九已经站在了马车上,冲着周子恒看了过去,眯着眼笑了笑。

    周子恒的身子猛地一个趔趄,幸好胯下的马不曾动摇,才没有让他出了丑。

    他想到了第一次与这个家伙见面的情形,那结结实实的两拳,可让他难受了好几天。

    “多日不见,多日不见。”周子恒收回了尴尬,也急忙笑了笑。

    “嗯?”郭小九见到周子恒这般,不知道他打的什么算盘,竟然是他亲自出城迎接,他值得让这个纨绔的世子如此行径?

    “不知道为什么是世子殿下来城外迎我。”郭小九将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这个,……”周子恒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如何开口,索性下了马来,交给身侧的神卫,自己踏上了马车,掀开了车帘:“近一步说话。”

    于是两个人到了马车内,周子恒皱着眉头,轻轻叹息一声:“红鸾知晓了你受伤的事情之后很生气,她现在已经被锁在了观剑楼内,这几日出入不得喽。”

    “虽然我见到你还是想揍你。”郭小九好像没有在听周子恒的话,他盯着周子恒的脸说道。

    周子恒的脸色瞬间煞白,这个山野武夫,果然是山野武夫。

    “放心。”郭小九突然邪魅一笑,伸手拍了拍周子恒的胸口:“我小师姑和你的事情,有时间我会替你美言几句的。”

    “你几时去林内?”周子恒把郭小九的话当了真,很认真地问道。

    “先把伤养好了再去。”郭小九收回了手,他心底里确实是在逃避那个地方,他从小就和小师姑有书信交流,小师姑很害怕那个老爷子,他也很害怕。

    可能现在裴红銮已经不再像以往那般害怕,她已经长大了,而老爷子更老了。

    如果不是必须要去,而且是为了自己的师父,打死他他这辈子都不可能踏入那林内一步,这些日子他一直在逃避,一直在拖时间。

    有些事情总得去面对,他现在已经在洛阳城了,等伤好了,总得入那竹林,入那观剑楼。

    “好,那就先在城里歇息几日,晚上给你摆桌酒,我们喝两杯。”不等郭小九同意,周子恒已经掀开了车帘,冲着外面的神卫说道:“去风月阁。”

    马车开始驶入城内,没有直接去龙门,而是驶向了城北,风月阁就在城北。

    作为曾经帝都的洛阳城,从创建以来,城内最繁华的地段就一直是城北,不仅仅是因为龙门就在城北,更因为这里有数不尽的商贾富甲。

    风月阁就是这城北之中,最豪华,生意最好,也是富人最爱去的场所。

    这名字虽然起的俗气,可风月阁的阁主就是当今洛阳王,谁还管这地方叫什么名字?

    风月阁最令人向往的就是酒和美人,最好的酒是剑南道进贡入朝的剑南春,最美的酒是河东道最纯正的葡萄酒。如果你能喝到和当今皇帝一样的酒,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呐?

    美人,那就更不用提了,传闻当今的洛阳王妃,就是这风月阁往年的花魁。

    那自然不可能是周子恒的母亲,他的母亲在几年就病死了,所以才有了这新的王妃。

    马车停在了风月阁之外,两个人下了马车,周子恒引路,先行走入了那阁内。

    周子恒的穿着很漂亮,毕竟他是世子殿下,穿着就是他的脸面。他身侧的郭小九就显得极为朴素,很朴素。

    甚至在那佩刀之侧,竟然还有一块补丁。

    阁内的人自然没有几个人拿好眼色打量郭小九,倒是见到周子恒都毕恭毕敬,只当是这纨绔世子不知道从哪里新招的贴身高手。

    却不想到,周子恒站在风月阁正中,拍了拍手,阁内转瞬之间安静了下来,原本能到此间喝花酒的都是洛阳城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自然都认得这洛阳世子。

    “今日实在不好意思,打搅了各位的雅兴。”周子恒冲着这阁内四周望了望,冲着几个熟识的点了点头。

    一个胖夫人跑到了周子恒的身侧,多半是这风月阁的老妈妈,她脸上堆满了笑:“少爷。”

    “今天我要在阁内宴请我这位朋友,大家今日的花销都不记账。”

    顺着周子恒的手势看过去,周围的人都有些惊讶,难道他们看走了眼,难不成这个看着很普通的佩刀少年,是什么地方的大人物?值得世子殿下如此的破费。

    那些楼内的贵客自然没有多做打听,他们都要卖老洛阳王一份面子,他们的根基多半都扎根在这,这未来的洛阳王自然也开罪不起。

    楼内的贵客们很快就散了去,那个老妈妈也没有多问,她只是有些好奇的偷偷打量着郭小九。

    周围楼上的艺人们都已经趴到了栏杆上,冲着楼下看来,想要知晓今天世子殿下又要整什么幺蛾子,却没想到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毛头小子,不由的都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待到猜到了这是什么地方之后,郭小九就已经有些按捺不住想要拔刀抽死这个欠扁家伙的冲动。

    等到周子恒满脸笑盈盈地冲着他看来的时候,他就一个闪身,贴到了周子恒的身前,硕大的手掌,印在了周子恒的胸前,一把揪住了他的脖领子。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