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你,你,你,你要干嘛?”周子恒猛地一愣,低头瞅瞅那令他毫毛都能倒竖三尺的大拳头,急忙眨巴眨巴眼睛:“小九小九,别胡闹,你听我给你解释。”

    “胡闹?”郭小九再次仔细地打量了周围几眼,确定自己肯定没看错这个纨绔世子的本相:“世子殿下真的是好风流,好雅致。”

    “那我呀就听听你的解释,要是解释不清楚,嘿嘿!”郭小九比划比划了自己的拳头,也就松开了手,毕竟人家是洛阳世子,还是要面子的不是,反正到时候,都得挨顿揍,早揍晚揍都是揍。

    如果周子恒知道了郭小九心中的想法,他肯定就不会这么爽快地解释清楚这其中的关系。

    他贴到了郭小九的耳侧,轻声地呢喃道:“这要是搁早个一二十年,这地方确实是纯粹的青楼,可是这最近些年,早就被我父王暗中改成了我洛阳王府的密探机构。”

    “当真?”郭小九疑惑地皱了皱眉,向着楼上瞟了几眼,那些艺人们看到世子竟然与这小子如此亲昵,又见到这小子冲着他们瞟来,当即一个个露出娇羞模样。

    更有甚者,衣服都被自己悄悄扯下了一截,露出那圆滚滚的半个胸脯,还羞答答的遮住半边脸来,时不时的发出几声娇笑。

    却不知这正是欲拒还迎,这些情场的得意艺人们,不知道靠着这一招,勾搭了多少男人的心。

    郭小九哪里受得了这般挑逗,当即红了脸,恶狠狠地瞪向了周子恒:“你这小子果然没存啥好心思,还想要骗我。”

    “等等等等!”见到郭小九又要动手,周子恒急忙回头冲着楼上瞪了几眼。

    “你们又在胡搞啥,立春、立夏、立秋、立冬,还不带着众位姐姐来见过郭公子?”周子恒觉得好像自己这么一吆喝,反倒更像是青楼了。

    待到周子恒话音落下,之间那好似年岁稍长,也最妖娆妩媚的四个艺人终于摆出了一副认真模样,带着楼上的艺人们,缓缓的走下楼来。

    “行了行了。”郭小九伸手拍了拍周子恒的肩膀,他打心底里不相信这个纨绔世子的鬼话:“叫他们别演了,都回去歇着去吧,我得好好把今天的事情跟小师姑说道说道。”

    “别介呀!”周子恒已经急得开始揪头发了,这事情怎么越弄越像那么回事儿,心里一着急,就开始嚷嚷起来:“姐姐们唉,你们可别逗我了,郭公子是自家人,若再这般模样,这个月的赏钱,统统交到红娘那里充公。”

    听到这话,那些艺人们终于停下了脚,世子殿下好歹算他们风月阁的半个主子,若是玩笑开得太大了,惹怒了世子殿下,他们这些人可没什么好果子吃。

    那打头的艺人款款地走到了周子恒的身侧,微微屈膝道:“少爷,奴家这不是跟您开个玩笑嘛,不至于真的把赏钱都扣了吧?”

    “立春,来,你跟郭公子说道说道这里怎么回事儿?”周子恒侧开了身子,冲着立春努了努嘴。

    “郭公子。”立春行了个礼,这女子在这风雨阁的一众艺人中都数拔尖儿的美貌,虽不能与宁不二那般的冷艳美人相比,但也算得上婉约动人。

    “这风雨阁现在确实是属于洛阳王府的密探机构。”立春解释道。

    “嗯?”郭小九点了点头,却是疑问地轻哼一声,眼角余光还是不怀好意地瞪了周子恒两眼:“可信?”

    “郭公子真会说笑,这有什么不可信的?”立春扬了扬手,微微皱眉:“公子可看清楚了。”

    只瞧见立春嘴唇轻启,伸手从舌苔之上直直取出了两根银针:“公子这下还有什么怀疑的吗?”

    “这位姐姐,在下知晓了。”郭小九很是有礼貌的回敬了一礼,脸上也没了一丝怒意,若真的是那样子,这风月阁还真藏的有点深。

    这在场的有二十四位艺人,个个都是美貌动人,若真有这么一批探子放在洛阳城内,别说是打探城内的大小消息,多半是勾几条命,都算不上什么骇人听闻的大事情。

    待到那些艺人们散去,周子恒带着郭小九走到了楼上一间干净的屋子内。

    这段时间已经有两名神卫为郭小九带来了疗伤药,周子恒也吩咐了红娘要好好招待郭小九。

    终于周围没了什么动静,郭小九关上了屋门,一脸坏笑地冲着周子恒说道:“你小子有些本事呀,怪不得这么死缠烂打的就让小师姑动了情,特地向你来讨教讨教。”

    “一般一般,听探子说,你也成功了一半不是。”周子恒还想继续说什么,却急忙皱着眉头捂住了自己的嘴。

    这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郭小九刚刚转移了注意力,不再去想那事情,又被周子恒带了回去。

    “不是说好了不动手的吗?”随着话音话下,屋子里传来了几声怪叫。

    外面的几个艺人听到了屋子里的声音,都悄悄围拢了过来,心里开始暗暗猜度,难道世子殿下好这一口,这声音,啧啧啧!

    艺人们好像意见基本达成了一致,难怪之前世子殿下对这家伙都忍让至极,原来两个人之间还有这层关系。

    过了一阵子,屋子里没了声音。

    艺人们见状赶紧装作忙活的样子,眼角余光却是时不时的偷偷瞧向那屋子的方向,心里却在嘀咕着,这么久应当快出来了吧!

    又过了一阵子,周子恒走出了屋子,他的半边脸肿了一大圈,还带上了一个黑眼圈,见到艺人们的怪异目光,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这世子殿下的面子,今天算是丢了个干净,怎奈何打不过那个家伙,要是能打得过,随便这些艺人怎么想,反正自己心里畅快了不是?

    见到世子殿下这般光景,艺人们心里也有些猜度不清,难道世子殿下刚才真的被屋里那个家伙揍了一顿不成?

    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呀?洛阳周边应当没有,包括帝都的那几位皇子应当也没这本事,听闻世子殿下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一流绝世高手的境界修为,岂是那些真的纨绔至极的皇子能够一较高下的?

    如果真的到了动手的时候,多半那些皇子会被世子殿下打得满地找牙吧。

    屋子里的家伙,他们实在猜不透身份,也就不敢再猜,万一那人想要杀人灭口,他们这些姑娘,谁能有世子殿下那般抗揍。

    郭小九就这么在风月阁占了一间屋子,开始养伤,也开始为自己的入林做准备,那位老爷子可不是他三言两语就能够说服的小角色。

    与此同时,身在帝都的韩昌黎也在两位刚刚结识的好友陪伴下,走进了帝都的风月场所文酒会,这文酒会的名气,可比洛阳的风月阁大出了十倍不止,因为这风月场所的幕后老板,正是当今天子!

    甚至文酒会的门前,还挂着天子的亲笔题字:“吾辈文士,以美酒会佳人,当称快哉乐哉!”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