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随着每个人的成长,总要去面对一些以前不想,不敢,或者根本不愿意去做的事情。

    比如,纨绔的世子殿下周子恒,终于决定为洛阳王分担肩头上的重担,做一个合格的世子殿下。

    比如,那个从河南道一路走来,直到帝都,决心要考取本年科举首榜前三甲的士子韩昌黎。

    郭小九今天很庆幸,他的这辈子能够遇到这样子两个有趣的人儿。

    他也下定了决心,要去做那件必须去做的事情,他以前认为自己就像自己的刀,很直,现在他不敢在那样认为。

    刀在身侧,自然那空剑鞘也在背后,郭小九已经站在了竹林之外,身侧就是潺潺洛水。

    他轻轻拍打几下刀鞘,目光微微向后一瞥:“今天希望运气好一点,能帮你配柄剑,你跟随师父那么多年了,却从未见过剑长啥样,属实有些可怜。”

    这话自然是对那空剑鞘说的,剑鞘肯定无法听懂他的话,所以没有回答。

    林内深处,有一座小竹楼,叫做观剑楼。竹楼有三层,正巧与那些高耸的竹枝齐平。

    楼前那个身着黄色长裙却叫做裴红銮的小丫头,仍旧坐在木梯上托着腮帮子发呆。

    大肥鹤和大肥猫在竹楼之侧,沐浴着日光缓缓踱步。

    “唉!”裴红銮轻轻叹息一声,回头向着竹楼的高处望了几眼,想要说些什么,却每次话到嘴边,都及时收了回去。

    “那个小子来这儿之前,你就休想走出这竹林了。”竹楼顶上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那声音之中,听的出只是告诫。

    “嗯?”那楼顶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传来了一声疑惑,然后好似不存在一般,消逝在竹楼之内。

    小道昂长,脚步漫漫,小曲在林间传递,郭小九大跨步着往前走。

    转过一片极为密集的竹子,终于能够看到那竹楼的轮廓,那竹楼果然普通到了不可能再普通。

    他可能早就见过这竹楼,所以很熟悉,脚下的步履也快了几分。

    好似听到了近到耳侧的脚步声,裴红銮猛然抬起了头,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伸手拿起那躺在木梯上的短剑,站起了身来。

    “是小九吗?”裴红銮没有往前走,就站在木梯上,兴致满满地注视着那道逐渐行近的佩刀少年。

    “小师姑!”郭小九没有疑惑,能守在这观剑楼前的少女,除了自己的小师姑,不可能有其他人了。

    见到了生人行进,那大肥鹤很是警惕地站在了两个人之间,目光凶狠地盯着郭小九的面容。

    那只大肥猫已经端坐在了大肥鹤的脑袋上,伸着爪子,用舌头轻舔。

    “矮油过来,不要胡闹!”裴红銮见到大肥鹤的猛然出现,急忙喊住了这个肥腻的大家伙。

    大肥鹤没有听裴红銮的话退回来,仍旧站在两个人中间。

    郭小九走出了竹林,站在了竹楼周遭的空旷地带上,他轻轻地抬手作揖,不是对着那位小师姑,而是大肥鹤。

    “矮油?葫芦?”郭小九试探性地喊出了两个名字。

    能懂人言的矮油渐渐收回了目光之中的凶残,恢复到了平日的呆滞,轻轻地摇了摇脑袋,却不小心将头顶的大肥猫甩了下去。

    “喵呜!”叫葫芦的大肥猫惨叫一声,翻转了身来,跑到矮油的脚边,伸出爪子踹了一脚。

    矮油只能很抱歉地低下身去,让葫芦可以跃上她的脊背。

    “这两个小东西很听话的,不用担心。”裴红銮已经走到了矮油的身边,将几次尝试都没能成功爬到矮油背上的葫芦抱了起来。

    “果然能通灵?小师姑你没有骗我。”郭小九看着这两个动物的一连串的神奇动作,感叹了一声。

    “让你见笑了。”裴红銮将葫芦放到了矮油的背上,轻轻扶过矮油的背,矮油亲昵地眯上了双眼。

    这两个从小就有书信交流的人,真的见了面,却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交流。

    郭小九对这里很熟悉,包括那只叫做矮油的母鹤,和那只笨手笨脚的葫芦。

    见到郭小九的目光打量向了竹楼的高处,裴红銮终于想起了正经事情:“师父就在楼上,嗯,他知道你来了。”

    “呃。”郭小九收回了视线,脸上露出了些许笑意,他好像刚才看到了一张严肃的面容,心里不由的有些小紧张:“他老人家还好吧?”

    “他身体不错,他这些天每天都会下楼出林,站在江边,望着风雨阁,他可能比你还要着急呐。”裴红銮说着不由的掩嘴偷笑。

    “哦?这样子呀。”郭小九的心不但没有平复,反倒跳动的更快了一些,刚才临时想好的如何恭维老爷子的计划,看样子根本用不上了。

    “嗯咳!”楼上那个苍老的声音,轻轻的咳嗽一声,将楼前两个人的对话打断了去。

    这一声落下,裴红銮偷偷的吐了吐舌头,急忙转身,望向了竹楼高处:“师父,小九来了。”

    “拜见师叔祖。”郭小九急忙一个哆嗦,单膝跪地,露出了十足的恭维模样。

    “你这小崽子!”楼上的声音有些严厉,伴随着“嘎吱”一声,两扇木窗的推开。

    一个满头白发,脸上满是皱纹的老头子,捏着自己的胡须,瞥了瞥嘴:“起来吧。”

    “唉!”郭小九应了一声,急忙站起身来,眼角的余光不由偷偷瞥向了那老人的面容。

    “原来,师叔祖也不是那么可怕。”郭小九在见到裴旻那副老态龙钟之后,好像想明白了一些东西。

    那会儿好像自己也经常说师父的坏话,可能,小师姑也是这样。谁又能想到,这个被小师姑说成很可怕,极为可怕的老头子,原来如此的和蔼可亲。

    “有什么事情,上来说罢。”裴旻的目光注视了郭小九许久,终于舒了一口气,好像想通了什么,缓缓说道。

    “小九,跟我来。”裴红銮冲着郭小九招了招手,已经支开了矮油和葫芦,抬脚向着那竹楼的木梯方向走去。

    郭小九赶忙跟了上去,心中不由叹息,一个原本印象之中,极为严厉的长辈,见面之后,发现跟印象中的那个人根本对不上,才知道自己的诸多担心,都成了多余。

    那竹楼的木门,被缓缓的推开,楼内的光线有些阴暗,竹楼一层,入眼的只有一张方桌,四把竹椅。

    倒是那方桌背后的墙壁上,好像挂满了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