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狠狠地撞开了两个拦在身前的山贼,郭小九纵身高高一跃,已经近到了马前,伸手牵过马缰,翻身上马。

    两骑瞬间转身,向着远方奔去,留给山贼们一溜烟的黄土。

    “二爷,您没事吧。”几个山贼急忙上前扶住了双腿打颤,好不容易从鬼门关上夺回命来的吴刀疤。

    “他娘的,别管我,追,去追!”吴刀疤站稳了身体,推开围上来的山贼,就开始找自己的大刀,边找边嚷嚷着。

    那些手下的山贼左右互相对望几眼,那逃走的两个人明显不是什么善茬,吴刀疤已经差点栽在了那两个少年郎手上,证明那俩人确实有两把刷子,再让他们去送死,他们可不干。

    那小二见到周围没人应答,急忙露出了谄媚的笑容来:“吴二爷,他们有马,已经骑着跑了,可能追不上了。”

    吴刀疤给了小二个白眼,撇了撇嘴,望着远处沉寂的夜色,愣愣发呆。

    他将大刀扛回了肩头,狠狠地啐了口唾沫:“真他娘的丢人,回山。”

    “唉!”那些山贼们自然没有过多的言语,这一遭相当于白走了一趟,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过没有死人,让他们反倒有一种极为庆幸的感觉。

    那小二就跟在吴刀疤的身侧,却被吴刀疤一脚踹翻在地,说道:“你就在这山下吧,啥时候找到了你那个跑路的老板,再带着他来见我!”

    “吴二爷,吴二爷!”小二嚷嚷着,吴刀疤却没有再搭理他。

    那些山贼带走了两匹马和昏迷中的络腮胡子,举着火把,向着远处的夜色走去。

    “我滴娘呀,我咋这么苦呐!”小二站起身来,满脸都是不悦,这地方他肯定呆不下去了。

    幸好,在客栈的后院,他还藏着些银钱。若不然,他也跑路吧,听说帝都那边伙计缺的紧,上个月家里来信,说村里的桂子前些日子回家,已经娶了一房媳妇,他也想去帝都瞧瞧。

    两匹良驹一路狂奔,已经跑出了好几里地,此时的月色透过云层,毫不遮掩地向着地面看来。

    官道一侧已经是一条小溪,应当走出了好远了。

    “还不如找个隐秘地方歇息一晚,这一晚上的折腾。”周子恒吐了一口气,有些狼狈地紧了紧衣衫,对着郭小九抱怨了一句。

    “周子恒,不是你带着我去的那家客栈?早说了,这地方可不适合你这种公子哥游玩。”郭小九冲着周子恒笑笑,毕竟是个没有吃过什么苦的世子殿下,这几天走来,也确实够累的,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间客栈,现在倒好。

    “我知晓。”周子恒低着头,伸手摸着马鬃:“其实也还好,起码吃了顿饱饭,有了酒喝。”

    “呵,你小子想的还挺开。”郭小九笑骂了一句。

    远处转过几个弯,行来了一人,那人约莫二十郎当岁,样貌和穿着都极为普通,打远了看,除却那一柄在夜色中仍旧散发着寒光的长枪,再无其他的特别之处。

    那人身侧跟着一条恶犬,是在大唐境内罕见的细犬,枪柄长到拖地而行,在那人的身后留下一条轻微的划痕,细犬就跟着划痕走着直步。

    那人斗笠挂在脑后,明显的一道刀疤就挂在眉心。

    这人叫元霸,在这一条路上很有名,这是人名,也是枪名。

    那细犬叫孤勇,大唐最凶悍的恶犬也莫过于它。

    元霸和那条叫做孤勇的细犬,之所以有名,是因为元霸是这一带山贼的大当家,那条细犬最喜欢吃死人的心脏!

    但他们并不是恶人,他们是江湖人,只杀江湖上的恶人,来往与官道上的江湖恶人。这是元霸的自我修行,也是他的道。

    他停下了脚步,望着远处行来的两骑,身后的孤勇没有当即停下,直到走到了他的身前,冲着远处发出了几声低吼。

    元霸借着月光,整理了一下斗笠,戴在了头上,将那道眉心处的刀疤遮掩了起来,却遮不住锋芒毕露的元霸。

    “在下元霸!”

    “可是朋友?”郭小九打量了元霸几眼,喝停了马。

    “不清楚是不是,我只知道,他就是这附近山头上所有山贼的大当家,元氏孤子元霸。”周子恒为郭小九解释道,同时伸手握紧了佩剑,因为紧张,说话的嗓音都压低了许多。

    “哦。”郭小九轻轻哦了一声,冲着周子恒笑笑:“什么实力?”

    “最起码是入圣,可能比你强些。”周子恒瞥了郭小九一眼,有些谨慎的提醒道。

    “比我强就强呗,你可是堂堂世子殿下,他还能拦你?”郭小九转头笑着问道。

    周子恒有些语塞,摸了摸后脑勺,终于鼓起些勇气,冲着那人抱了抱拳:“元老大,不知道你在此处等谁?”

    那透着寒芒的长枪,突然露出了一丝特殊的异彩,元霸举起头来,嘴角好像挂着笑意:“等你,也是等他。”

    “我们与元老大苏素未谋面,不知?”周子恒皱了皱眉头问道。

    “请你们帮我,办一件事情,顺便和他打一场。”元霸那幽幽的目光落到了郭小九的身上,嘴角的笑容更灿烂了。

    元霸的声音有些沙哑,说话间的语气并不是很连贯。

    “你受了伤?”郭小九望向了元霸,有些疑惑的问道,又加了一句:“我虽然不算什么正人君子,但有些江湖规矩还是晓得的,有什么事情尽管提。打架这种俗事情,和钱一样伤感情,就免了吧!”

    “有人嘱咐我,一定要跟你打一场,她前些日子恰巧经过,她有一柄飞剑,是道门的小道剑。” 元霸说着,往前走了两步。

    “是她!”郭小九已经翻身下马,伸手握在了刀柄上:“既然是她的意思,我自然会跟你打。只是多嘴问一句,不知道什么人伤的你?”

    郭小九准备好了出刀,他可以感觉到元霸没有恶意,又与宁不二认识,既然他受了伤,那么她呐?

    元霸微微地咳嗽一声:“有个叫皇甫的人,从西蜀而来,我和她两个人,没有留下他,只是伤了他,我中了毒,她还在追,跟你打一场是她的意思,但把话跟你们说明白,是我自己的意思。”

    那长枪缓缓地抬起,元霸似乎每说一句话,气力就会损失一分,他想他们应该听明白了,他皱了皱眉头,还是加了一句:“皇甫很强,她很危险。”

    “你是不是还跟一个和尚打过一场?”郭小九不知道为何,想到了那个笑里藏刀的和尚。

    “一招。”皇甫很简短得回答了郭小九的问题。

    轻轻拍拍胸脯,郭小九好像很开心地舒了一口气,看样子那和尚确实有些斤两,当初自己一招败阵,也不算冤枉。

    “我和你打完就去助她。”郭小九说着,伸手在刀鞘上轻拍两下。

    并没有着急出手,而是继续问道:“是不是顺着官道走,一定会遇到他们?”

    元霸摇了摇头,伸手一指,那是北方,北方是关内道,再往北,是突厥人的领地。

    “也可能会往西北走,只是离开的时候,是去往北。”

    “多谢!”郭小九抱了抱拳:“这接下来的日子,还希望元老大废些心,派几个兄弟护送世子殿下先去漠北。”

    “我会亲自护送,你可以放心。”元霸拄着长枪,语气很坚定。

    “好!”语毕,“咔嚓”一声,郭小九拳头落下,佩刀出鞘。

    “嗨!”周子恒叹息着摇摇头,也下了马来,伸手牵住马缰,躲到了官道一侧。

    元霸的枪已经被提在了手中,他的整个人气息一变,好像变成了一个很高很高的人。

    随后,他开始向着这边奔来,手中的枪提得更高,那寒芒毕露的枪尖上,好像挂上了一轮明月。

    唐三中文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