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扑棱扑棱”一只白色的鸽子站在了窗沿上,宁不二抬起头来,看向窗口,狠狠地将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

    “又有什么事情?”宁不二有些不悦,放下手中的食物,极为不情愿地走到了窗口,从信鸽身上取下绑缚的信件。

    只有两指宽的信纸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小字,大致一眼瞥过,宁不二的不欢愉,都统统丢到了脑后。

    她现在心情不错,没有再去食用桌子上的食物,她取下了身后的道剑,那柄叫做小道的剑。

    “是他来了!”宁不二伸手在剑身上轻轻抚过,剑身通体发出了一丝淡淡的银芒。

    “谁?”宁不二猛地眉头一皱,冷冽的目光望向了那扇通往隔壁屋子,也是唯一与隔壁屋子有所交集的小窗口。

    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也没有任何的声音从隔壁的屋子里传来,她提着剑,走到了小窗口的正对面,眯着眼睛打量了几眼,将手中的道剑狠狠一掷。

    道剑快速出手,又快速地转回,一只白色的大虫子断为了两截,落在了窗口的另一侧,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哼,卑鄙!”宁不二将信纸收回到了袖口内,小道被她反手负在了身后,再望向那窗口,窗纸上已经被戳出个大窟窿,一团血迹炸开在了窗纸上。

    宁不二不曾停留,已经冲出屋子,来到了隔壁的屋门前。

    她没有叩门,也没有用手去推开屋门,而是提起小道剑,一劈而下。

    客栈的屋门都是木门,很薄的那种,一剑之下,木门被破开,屋内空荡荡的,哪里还有人影,几缕清风透过大开的窗口,迎面扑来,吹起了宁不二的发丝。

    原本心情极为不错的店小二狗娃子,优哉游哉地刚晃悠到二楼,就恰巧听到了木门断裂的声音,他缩了缩脑袋,心里打了个哆嗦。

    又仔细一想,这是在客栈里,是自己的地盘,难道有人敢在客栈内生事?

    伸出脑袋悄悄地打量了一眼,正巧看到宁不二提着剑,气汹汹地冲到了客房内。

    “哎吆!”狗娃子小声地嘀咕了一嗓子,心中仔细一思量,这好像是不久前才刚刚住下两位奇怪客人的屋子。

    他急忙快步地走到了屋门前,悄悄地往屋内一瞧,哪里还有半道人影。

    “跑了?”狗娃子摸了摸脑袋,嘴角缓缓地抽动了几下,目光在屋内打量了几眼,除了这屋门,貌似也没有其他损坏的地方,若不然,他肯定得翻遍这陇东城,找那两个奇怪客人的麻烦。

    当然,狗娃子也就在心底里这么想。

    一只大手落在了狗娃子的肩头,一柄长剑,架在了他的另一侧肩头上,一个声音听上去好像年纪不大:“让开让开,别挡路!”

    狗娃子一个哆嗦,还不等他反应,整个人就被抛了出去,有些吃痛地落在了一侧的客栈墙壁上。

    “哎吆!”狗娃子吃痛地喊了一嗓子,又急忙双膝跪地,身体哆哆嗦嗦,嘴里念叨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我啥都没看见。”

    偷偷摸摸地用余光看向那人,却见一个佩刀少年,手中还握着一柄剑,那少年好像并不想理他,而是直直地走入了屋内。

    在屋内扫视了两眼,郭小九收回大道剑,摸了摸下巴,回头瞧了瞧狗娃子:“小二,这屋子里之前住的是一位道门的女弟子?”

    “不是不是,那女子住在隔壁,不知道为何闯到了这间屋子来。”

    “这屋门我赔了!”郭小九又回头瞧了狗娃子一眼,冲他一笑,丢出了一串银钱,身体已经近到了窗口。

    往下瞧去,哪里还有宁不二的身影,郭小九轻轻地叹息一声,还是来晚了一些。

    伸手轻拍一下刀鞘,纵身一跃,整个人跃下了窗口。

    狗娃子见到那人也走了,这才站起身来,拾起了地上的银钱,用手拍了拍胸口:“这都是什么年头了,咋还这么晦气!”

    细细地掂量了几下手中的银钱,狗娃子这才在脸上露出了几丝笑意。

    ……

    一条小巷弄内,皇甫伸手揉了两下眼睛,两行血泪被他轻轻地擦掉:“这女人,真狠心!”

    血泪没有再流下来,他伸手从袖口里捏出了一颗药丸,放入了嘴里。

    皇甫紧贴在身后的墙壁上,伸手摘下了水囊,借着清水服下药丸,这才蹲下了身子,木仗被他竖在身前的地面上。

    他眯着眼睛望着小巷之上的狭隘天空,不由的叹息一声。

    随着一阵脚步声临近,一个中年和尚出现在了巷子内,和尚满脸的笑容,僧袍有些老旧,和尚单手放在胸前,行过礼貌:“施主,你这是受了伤?”

    “要你管?”皇甫将目光收回,瞪了和尚两眼。

    “施主呀,在这江湖闯荡,打打杀杀的可不好,总是会遭报应的,不如放下屠刀,……”

    “你就是那个不空禅师吧!”皇甫眉头皱了皱,体内一股寒意袭来,急忙用手捏着袍子捂住了嘴,咳嗽声响起,袍子上已经多出了一抹血迹:“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和尚,跟我说放下屠刀,难道让我做你的手下亡魂吗?”

    “施主呀,贫僧其实并不喜欢杀人,起码不杀无辜的人!”不空笑得很灿烂,话语之中,袖口之内已经有些清风抖动的猎猎作响。

    “放屁!”皇甫缓了两口气息,伸手握住木仗,站起身来:“禅师若是真不杀人,就最好不要跟上来。”

    说罢,皇甫已经提起木仗,一瘸一拐的向着巷子的另一侧走去,连头都没有回。

    “啧啧!”不空双手负在了身后,那抖动的袖口,也停止了下来:“现在骗这些野小子,都不好骗了,真的是老了!”

    不空回头望向了巷子口的另一头,轻轻地摇了摇头:“你还在那边看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去追,难道真的等我去追?”

    郭小九撇撇嘴,无奈地从角落里走出来,伸手握着刀鞘,上一次遇到这个和尚,让他记忆犹新,这一次仍旧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那人就是皇甫?宁仙子……?”郭小九望向了不空。

    “她好的很,你赶紧去追吧,等下见到仙子,我在跟她说道一声。”不空摆了摆手,不知道何时已经走到了郭小九的身前,与他插肩而过。

    “唉!”看着不空大摇大摆地离去,郭小九轻声叹息一声,在刀鞘上轻拍两下,快速走到了之前皇甫蹲过的墙角,那里留着一深一浅两个脚印。

    他确定皇甫受了重伤,应当跑不太远,一个闪身,追到了巷子口。

    不久之后,宁不二站在了巷子里,她也瞧见那两个深浅不一的脚印,她确定那是皇甫所留。

    皇甫受了伤,为了疗伤,这个疯子用了自己的毒,伤应当没有之前那么重,但中毒很重。

    她没有当即去追,因为他看到了皇甫身前的地面上,还有两对脚印,她好像看到了他,伸手扶起了鬓角的发丝。

    还有一对脚印,是不空和尚的,她知道那个和尚一直跟随在她的身后。

    “你来了,我很开心。”宁不二将眼眸缓缓闭合,声音有些颤抖。

    “唉,可惜我来的晚了一些,没有能见到你。”宁不二说着,抬起头开始往前走,只是两步,身体就猛然一颤,一口黑血从嘴里喷了出来,整个人一个趔趄,重重地向后倒去。

    她的意识并没有完全失去,她知道是因为他来了,所以才让她将心里的担子轻了许多。

    只是,她原来早就中了毒,直到确定他来了,她才敢将眼前的烂摊子,交给他去处理,就像以前的那个夜一样。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