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坐在屋脊上的两人不是,所以,宁不二背转身去,不再看向朱雀大街。

    伸手从屋脊角落里拔出了一根枯草,轻轻掸掉上面的雪水,郭小九饶有兴致的将目光,落在了杨胡子身上。

    十数名坐在马背上的将士,没有停下来,杨胡子瞥过头,瞧向了目光之中,皆是杀机的曹阿奎:“想要拦我,你还嫩了点儿。”

    在大唐境内,杨胡子有恃无恐,他是贵妃娘娘的义子,便是当今天子的义子。天子陛下最是疼爱贵妃,便没有人敢对他下杀手,除了天子陛下。

    他心里清楚,旁人怎么会不清楚。

    今天有人聚在朱雀大街,可在杨胡子眼中,这些人心中就算是多想让他死,都不敢真的下杀手,他一没谋反,二没开罪天子陛下,谁还能杀他。

    长枪点地,曹阿奎没有立马动手,他不喜欢跟将死之人讲话。杀杨胡子,是天子陛下的意思,不管为何,杨胡子今天都必须要死。

    这个身居大唐神策军大统领的武将,可以不去思考这些东西,他有一腔赤胆忠心,天子让杀谁,他必杀谁。

    今天皇城之内,有两个大人物聚在了一起,是比前几日迎接杨胡子进城的那些大人物还要站得高一些的两个人。

    两个人登上城楼,从皇城上俯瞰,朱雀大街所有景象,皆入眼帘。

    老道士伸手捻起两根白须,可能因为不太适应这帝都城街巷上的温度,轻轻呵气,气息绵长,又吸了一口气入腹,眼神也落在了杨胡子身上。

    “还且先看曹统领。”老道士伸手制止了身侧两位红牌名角,没有偏头,似笑非笑。

    “哼!”不知是不是对这个老道士有些不满,先前仅有的一丝恭敬,也在此时踩在了脚下,银枪再点地,一脚往前踏出。

    十几名军士已经行至巷前,除了杨胡子,皆是伸手扶刀,目光落向巷口四人身上,谁若真的动手,只需大都护一声令下,他们便会为大都护赴死。

    这帝都城虽大,可还没有安西大都护进的了城,出不了城的道理。

    握在曹阿奎手中的长枪,猛然掀起,他也随之往前急踏,那些普通将士,想要拦他,痴人说梦。

    可能在目光满是鄙夷之色的杨胡子眼中,也是如此看待曹阿奎的不知礼数。

    长枪向他袭来,他依旧端坐在马背上,纹丝未动,连头都没有回。

    只要长枪不入他身前一尺,便不是来杀他,若是入了身前一尺之地,他那时拔刀,也算不得晚。

    身后的几名将士,横刀出鞘,在不算多么明媚的清晨,刀光便有些黯淡。杨胡子没有下令,他们只能手持横刀,怒目相视。

    长枪停在了杨胡子身外一尺,胯下的马蹄便停在了朱雀大街上。杨胡子这才微微偏头,伸手想要将长枪拨飞出去:“曹阿奎,别以为披上了一身好看的衣裳,你便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看门狗,比我胡蛮狗,尚且不如。”

    长枪枪头纹丝未动,杨胡子撇撇嘴:“你想要杀我?那就来呀。”

    仿若已经察觉出了曹阿奎今天是真的动了杀机,杨胡子不敢怠慢,伸手拔出了横刀。

    横刀立在胸前,长枪距离他还有一尺,帝国答应的三百万石粮草,只怕得用他杨胡子的人头来换,没有了那些粮草,大军怎么能从陇右、关内、河东三道,南下到帝都城外?

    杨胡子真的想反,从他见到贵妃娘娘第一眼起,就发誓此生,总会将她救出那间牢笼。常常将他唤做我儿的天子陛下,想来这几日,也看出来了他的心思,便就是真要他死。

    “呀!”长枪终于冲破了杨胡子身前一丈之地,曹阿奎怒喝一声,双脚在地面狠狠一踏,整个人随着长枪的冲势,卷起了一阵快哉风。

    长枪所指,自然是杨胡子的脖颈,一枪入喉,直取其性命而来。

    一出手就是杀招,横刀斜劈,杨胡子身子虽然臃肿,可动作矫健,他身子在横刀撞上长枪的一瞬间,便倒掠出去,双脚踩在了朱雀大街上。

    长枪脱手飞出,依旧前冲之势不减,曹阿奎眼看就要撞上马腹,整个身子向后一扬,从马腹下划过,这才起身抬手,恰巧握在了长枪枪尾之上。

    这位神策军大统领的枪道,不同于元霸的枪道,他的枪道强在气势,出枪,便是气势如虹,一往无前,不留退路。

    横刀再拦,又与枪头撞在一起,迸发出了一串火花,杨胡子下盘很稳,所以横刀只是刀身颤动,长枪终究不得往前。

    这一枪被阻拦下,杨胡子才敢在脸上露出几分笑意:“早就听闻曹统领的枪法,在我大唐举世无双,今日所见,却是不过如此。”

    杨胡子说这话,没有人会反驳,曹阿奎也不会,他确实枪法仅此而已,最强的杀招使出,也只是将杨胡子逼下了马背,要杀杨胡子,仅凭曹阿奎一人,远远不够。

    长枪去势戛然而止,不再往前,曹阿奎收枪,倒退了两步,举枪,目光再次聚在了杨胡子身上,开始蓄势。

    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

    便是对曹阿奎下一枪的真实写照,长枪在他手中再次以万均不可挡之势,向着杨胡子的方向刺去,一枪未归,又一枪而至。

    才刚刚卸去了前一枪力道的杨胡子,脸上也终于露出了一些凶狠意味,既然都想要他狗命了,他也就没必要继续留手。天子陛下不会明着跟他翻脸,只要出了这帝都城,他便敢跟天子陛下翻脸,因为他有大唐边军二十万。

    无情?他杨胡子何时真的跟天子陛下有过情分。

    他能有今日,是为了贵妃娘娘。整座大唐,他视作知己之人,唯有贵妃娘娘和宰相李林甫二人而已。

    长枪如龙,横刀坐地为虎。

    龙争虎斗,在这帝都长安城内。

    就算是如此一枪而至,竟然也只是压制了杨胡子一瞬间而已。若是曹阿奎实力再强一些,这一瞬便足以夺走杨胡子性命。

    横刀气势水涨船高,压在横刀之上的长枪,随着杨胡子的狰狞笑容,慢慢没有了滂沱气势。

    长枪再被收回,曹阿奎再次倒退两步,举枪开始蓄势,与之前如出一辙。

    这次杨胡子没有留给曹阿奎再次出枪的机会,他反守为攻,横刀向着曹阿奎逼来,做为一个陷阵猛将,杨胡子经历过的生死之战,是在场所有人,都不能及的。

    于是,曹阿奎便在收势再蓄势的时间里,给了杨胡子扭转乾坤的机会,他的每一刀都是杀人技,是靠着战阵前厮杀,一个一个敌人头颅积攒出来的。

    横刀落在长枪枪身之上,曹阿奎没有守势,只有强攻,可在实力比他强上一些的杨胡子手下,便如同瞬间褪去的潮水,一去再不复回。

    好似看到了曹阿奎已经不能奈何杨胡子分毫,坐在巷口的老道士,拈须的手一个哆嗦,便拔下了一根长须,疼得他直呲牙。

    静立在他身侧的一男一女两位红牌名角,好像得到了命令,开始向着杨胡子的方向走去。

    老道士这次没有阻拦,点点头,有些自得,还是他们明白我老头子的心思。

    曹阿奎被杨胡子一刀,逼退了七八步,他收枪,不再出手。小文衫打开了手中折扇,走过了他的身前,咳嗽声再起。

    真不知道如此一个病泱泱的书生,能有什么本事。

    如同青蛇出洞的竹叶青在路过曹阿奎身侧之时,冲着他笑了笑,娇媚至极。

    一柄软剑,握在竹叶青手中,软剑轻微颤动,便是青蛇吐信。

    杨胡子无惧,立刀再做迎敌之势。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