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随着太阳逐渐升起,寂静的皇城之内,逐渐忙碌起来。

    早先站在皇城上俯瞰向朱雀大街的两位权臣,也在一名年轻宦官的带领下,顺着廊道,走入了承天门。

    承天门,便是承天启运,受命于天。

    承天门之内,便有当今天子陛下所在的宫城。

    走在前头的年轻宦官,低着头,闷声前行。身后的两人,也在经过承天门前时,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的张扬跋扈。

    宦官左侧,是当今宰相李林甫,这位在位十余年的宰相大人,满头皆是白发苍苍,面容极为和蔼可亲,倘若不是大唐这近十数年来,不知道多少持着反对声音的大人物,死在了这位宰相大人的手腕之下,真没有人会把他和那位名声极臭的宰相李林甫联系在一起。

    另一侧的便是卫国公,这近些年,卫国公从一个剑南道的无名之辈,到今天的站在庙堂能与李林甫对抗的存在,自然也不是什么善类。

    两个人之间,很是不对付,从刚在皇城内见面时的几句暗讽之后,便再也没有互相言语。

    年轻宦官迈过了门槛,不再往前,向着大门一侧站定下来,这才笑着望向了两位能在天子面前说得上话的大人物:“奴婢不能再为两位大人引路,想来,两位大人也不是第一次进这宫城之内,接下来的路,还得两位大人自己走。”

    宰相李林甫没有瞧向这位年轻宦官,毕竟不是得势在天子身前的那位宦官,这皇城之内,他还真就没有几个能看得上眼的人物。

    “公公太客气了。”倒是卫国公一脸的笑意,与年轻宦官抱拳之后,才继续前行。

    两位大人物又穿过两道大门,这才走到了太极宫前,迈上百阶之后,便可面见当今天子陛下。

    都算是天子陛下的心腹之臣,却对于这次天子的召见,心中都没个底。

    刺杀杨胡子,不让杨胡子能活着走出帝都,是卫国公的手笔。也是天子暗许的意思,若不然怎么会就连神策军大统领曹阿奎和丽景门都惊动了。

    那么,惊动了贵妃娘娘,又连同宦官冯元义,接连奏见陛下,请求天子开恩,放过杨胡子一条生路,便是李林甫的相应手段。

    可这都是今日之前的事情,今日一早,两人共同被召见,天子又是何意?

    只有登上了这百阶之后,进入太极宫内,才会明白。

    金銮之上,便是当今天子,面向英武,却也是个年迈的老人了,目光却依旧凌厉。只是这近些年来,天子陛下不问朝纲,只与贵妃娘娘在宫中作乐,这一缕目光,便很久没有出现在人前。

    今日太极宫内,没有莺歌燕舞,只有站在金銮之下一侧,臂弯下夹着一柄古旧刀鞘的老宦官,老宦官没有低头,头抬得很高。

    他腋下夹着的佩刀,不是大唐的制式军刀,是一柄很古老的的弯刀。弯刀夹在左侧腋下,又有左手握在刀柄上,姿态有些古怪,落在旁人眼中,却早就看习惯了。

    这位陪伴在天子陛下身前的年迈宦官的本事,大唐之中,很多人都知道。在早些年,李林甫还没有掌权,能为天子陛下,扫除异己的人物便唯有他,大唐入圣境界第一人的冯元义。

    早已有人,坐在了大殿之中,是一位古稀老者,老者眯着眼睛,老态龙钟,这位老头子的仕途,比李林甫还要早好些年,如今也是大唐除了李林甫之外,唯一一位列三公的老人。

    老人姓杜,真实的名姓,连当今天子都不清楚,旁人只会称呼一声杜司徒。

    待到李林甫和卫国公进入殿内,算是能在大唐随便挥挥衣袖,整个天下都要抖三抖的大人物,齐聚一堂。

    “参见陛下。”刚刚进入殿堂的两人,跪地行过大礼。

    “免礼,平身。”天子陛下声音算不得多高,却是满堂威严,久久萦绕在殿内。

    李林甫起身,敢抬头看向天子陛下。卫国公起身,不敢抬头看。

    天子陛下没有开口,望着金銮之顶,愣愣出神。仿若想起了这泱泱大唐的百年盛世,在自己手中,算是攀至巅峰,他就忍不住一笑。

    是很自豪,很得意的笑。

    “今天,朕把你们召来,无非就是想再对如今朱雀大街上的事情,做个决定。”天子陛下缓缓说道,伸手便在同时,搭在了坐下龙椅的把手之上。

    果真还是之前让李林甫和卫国公,争执不休的那件事情。

    卫国公往前两步,率先开口:“陛下,杨胡子之心,如今整座大唐,人人皆知,当杀。”

    天子陛下闭上了眼睛,没有开口,不算是默许,更不算是反对。

    寂静良久,卫国公的整个额头之上,都已经大汗淋漓,他之所以不去看天子陛下,也多半是出自这个原因,每次与天子陛下正视,他都皆是如此。

    他见到良久没有天子陛下回应,这才偷偷昂着头,往金銮之上悄悄瞥过去两眼,见到天子仍旧闭目养神,只能继续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

    站在另一侧的李林甫,给了卫国公一个白眼,真不知道这种鼠辈,如果不是贵妃娘娘的表亲,怎么能够混到如今的位置。

    可作为贵妃娘娘亲手扶植起来的卫国公,却在这件事情上,站在了娘娘的对立面。

    李林甫往前一步,挥挥衣袖,对着天子陛下的方向,再行一礼:“陛下三思,倘若胡蛮狗已死,我大唐境内,谁人还能压得住二十万边军之势,到了那时边军必反无疑。”

    好像听到这话的天子陛下,微微抬了抬眼,给了李林甫继续说下去的勇气:“微臣今日在这殿上,就敢向陛下保证,只要陛下还坐在殿上一天,贵妃娘娘还在宫里一天,杨胡子便不敢反,也不能反。”

    “宰相大人,莫不是杨胡子前几日到你府上,真给了你什么莫大的好处?”不敢直视天子,却敢回头望向李林甫的卫国公,当即开口问道。

    李林甫别过头去,不去看他,继续望向天子,静待天子陛下回应。

    握在龙椅把手上的手掌,轻轻抬起,天子睁开双眸,便似有金龙腾飞直上入云霄。

    吓得出言不逊的卫国公急忙再次摆出极为恭敬的姿态,不敢多做言语。

    天子陛下不想杀胡蛮子?卫国公和李林甫皆是如此想到。

    “杜司徒,你的意思?”天子没有将目光落在李林甫和卫国公的方向,而是看向了比他还要老神在在的杜司徒。

    这位老臣好像听到了天子的声音,急忙睁开了双眼,眼神有些恍惚,轻启嘴唇,望向了天子陛下,作势就要起身。

    天子陛下轻轻皱起眉头,抬手示意不必多礼。

    杜司徒这才重新坐了回去,却好像忘记了之前天子陛下的询问,继续眯起了眼睛,打着盹。

    天子轻轻皱起眉头,叹息一声,微微摇头。

    站在金銮一侧的冯元义,急忙转身,他知道天子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依奴婢之见,杀亦可,不杀亦可。”

    “何解?”天子陛下有些吃惊,问道。

    “杀,便是杨胡子坐拥二十万边军,权势太大,不得以而为之。不杀,便是因为他跟大家和娘娘,都有些情分在,况且,只需要大家一声令下,二十万边军换个主人,也不是不可以的事情。”话到最后,冯元义将目光抬起,打量着天子的神色。

    卫国公望向了冯元义,想要开口反驳,却才想起天子陛下之前的警告,便只能叹息,不敢多言语。

    只怕,这算是这位在庙堂中,比李林甫手段更狠辣的卫国公,唯一争取做过的一件好事。

    今日,看似召见李林甫和卫国公二人,只怕天子心中早就有了自己的打算,杨胡子不得死,便是天子的意思。

    “这事情,依你看该如何处置?”天子又问,还是问这个对他心思拿捏最为准确的宦官。

    “奴婢领旨。”冯元义这才低头,对着天子陛下行礼言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