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整妆上昆仑,他乡无故知。

    漫漫登高路,只为躲旧识。

    边疆省,和田市。一辆白色的拉达尼瓦停在商业街门口。户外店里大大小小好几包的东西整齐的归整到后备箱,和车顶行李架。买热木安静的坐在车轮边,一副谁也不想搭理的高傲表情。

    这时的穆和特刮掉了留了五年的头发,也是五年来第一次刮掉胡子,现在就剩下眉毛还在,要不然那个青青的脑瓜子太像一个有裂纹的咸鸭蛋。为什么说有裂纹?你仔细看,会发现他左眼周边有密密麻麻的针眼痕迹,右耳也好像从中间断开过,然后被缝上。

    只见他手里还拿着多年以前的iphone se。手机有着不符合年代的崭新感。穆和特穿着一双黄色的工装鞋,深色牛仔裤,黑色T恤。破天荒的换了一条新的魔术围巾。

    麻利而整齐的收拾好车辆内杂物,没办法,尼瓦是一个三门小越野,不收拾整齐,真的放不下这些装备。这边才要出发。我们可爱的警察叔叔就把他拦下了。

    没法子,这个长相,还留着大光头。警察不检查那才说不过去。

    滴滴……原人符合度80%请配合调查……机器里的女声有点刺耳。

    你好,同志。这身份证是你本人吗?

    必须啊,我就是瘦了一点。我身份证号654xxxxxxx。你等等我给你拿我手机看看我以前的照片啊。说着穆和特掏出那台se翻起相册。找出几张多年前的照片给警察叔叔看。

    警察狐疑的拿着手机对比了好半天。还给了穆和特。当然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叫他身份证上的名字——邢宇。

    边疆省这些年治安,可以说是全国之最。虽说不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但也差不多了。

    检查了十几分钟,确认了安全。警察归还了证件。敬了个礼。饶有兴趣的看着副驾上老老实实坐着的买热木。“你这个狗子,可以呢”“那必须的,天山上拉下来的,纯纯的哈萨克獒。他坐副驾驶,不需要安全带吧?”警察也笑了“你车有安全气囊吗?老毛子的老古董?”“我的音响都是boss的,你说有没有安全气囊呢”看样子这个警察也是一个车迷,没办法,男人嘛,不就那么点爱好,这里又是进藏的热门公路,不懂车那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又聊了几句,警察看来往车辆增多了,这才示意放行。

    邢宇坐回车里,摸着买热木的脑袋问的:“阿囊死给,我有那么大的变化了吗?”买热木舒服的眯着眼睛,也没有其他表示。 周边人听的莫名其妙。

    和田到叶城一路高速,周边是起起伏伏的沙丘。邢宇开车走在中间道上,周围的车很少。他也放心大胆的单手扶着方向盘。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暗自却骂着:这该死的老毛子车,真不知道当初爱他什么,只是为了音响就折腾了半个月,谁叫这台车原厂不带音响呢。尼瓦在中国的原车改装件也太少了,车的改装件太少了。减震都需要拿着原厂的去比对着买,为了一个氮气减震都耗费了邢宇一个多月时间。这种烂路频繁的颠簸,一般减震很容易因为温度的问题而失去作用,转向拉杆,小连杆之类就更麻烦了,也只能焊接加强筋处理。而且老毛子的粗放性格,在这台车里得到完美的体现,漏风,隔热隔音差到极点,断断续续折腾了小半年,才算开着舒服了点。虽然喜欢这种电子辅助少的纯驾驶感,但是也得要稍微舒服点才是啊。

    叶城,这个挨着昆仑山的小城市。坐落在边疆省西南角,这里是新藏线的起点,被誉为昆仑第一城。走在城市宽广的街道,随时可以看见各式花枝招展的越野车,一台台风尘仆仆。不知道是在哪里溅到的泥巴,车主舍不得洗去,像是故意显露的越野勋章。

    邢宇,慢慢的跟着车流,眼光不时的盯着一些改装到位的车辆,嘴里嘀咕着不知道哪国的语言。

    擦~ht轮胎也来凑什么热闹。得…r36背个箱子真以为自己哪里都能去了。嚯,玛莎拉蒂的SUV也有,期待你的胃口能喝下这路上的劣质汽油……

    此时的买热木也是人一样坐在副驾上,饶有兴趣的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

    与别人的游客不一样的,邢宇只是在阿卜杜(新疆最好吃的烤包子,我是这样认为的)买了几十个烤包子,就直接出发。

    一路超车,直接赶到拉梅拉达大阪,这时新疆第一个大阪(高山)。站在海拔5100多米的石碑前,邢宇嘴里叼着没有点燃的香烟。拉着狗,好不容易挤开游客给自己在石碑前来了张自拍。看这个粗壮的大光头,而且拉了一条看起来就很歪的黑狗。周围游客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当邢宇摆出一个耶字型收拾摆在光头前,旁边不少女游客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话不多说,路边的隔壁风光渐渐的变成草原,沼泽。不时有些野驴之类的动物跑过。路很直,直通天际。要不是经常要躲着那些坐在马路中央拍照的游客。邢宇能把拉达开到160.当然,这也是他自己的想法。实际上:1.7排量的拉达在上了4000米左右海拔时候已经能明显的感觉动力不足,只能在三挡和四挡之间来回换着。

    还好我自己改了液压离合助力。要不然腿就要废掉了。欣赏着路边的风景,邢宇心里默念着。

    转山,还没有到新藏界就已经开始了。海拔变化让人很难以适应,一会还是在海拔4000多的地方、接着就是一路下坡到海拔只有1、2000米的地方,这段是最考验人的,海拔的落差造成环境不断的变化,气压、空气的的稀薄程度都随之改变,让人难以适应。海拔的落差会造成耳鸣,这个时候一般最好是嚼个口香糖,邢宇也是一直嚼着奶疙瘩。

    路上的车也慢慢少了起来,高速上耀武扬威的越野车速度都放慢了不少。只有一些挂着当地牌子的面包车,和邢宇的尼瓦还在继续飞驰。

    每次超过别人的车,邢宇总觉得在被别人骂疯子。几次都是压着路基险险的超过。旁边可都是悬崖啊。每次超车总能换来对方的狂响的喇叭,和超车灯。

    骂吧,不疯不成魔。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邢宇总是这样安慰自己。自己也没有什么安全觉悟的一个手掌握方向,一个手还拿着奶疙瘩。

    晚上九点多天还很亮,邢宇终于赶到界山大阪,这里就是新疆西藏的分界线了。嘴里叼了一天的烟终于点燃了,高原还真是戒烟的好地方。对于平常一天两包烟的邢宇来说,这才是他今天的第一根。抽了一半,就开始咳嗽。界碑旁边有很多垃圾桶,邢宇走过去,默默的捡起来地上所有散落的垃圾。

    这时旁边有几个游客举起相机,咔咔一阵闪光灯。邢宇拉起来脖子下的魔术围巾罩住自己的脸。旁边有个小姑娘低声说,大光头,花脊背。大金链子,小金表。长的凶也可能是暖男呢。

    邢宇才想起来,自己在车里觉得太热,只穿了一个小背心背部的纹身肯定漏出来了一点。但是他也没有反驳什么。只是依旧拿着se给自己拍了几张照片。就赶紧开车出发,高原可不想第一天就露宿野外。

    落霞与尼瓦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超车,超车,惊起一片喇叭。

    一路飞沙,司机骂。无人知是刹车坏。

    下山的路邢宇,惊险的窜在车流中。经常把一些豪华越野甩在身后。

    当然,这只是玩笑。自驾游这些年很火。但是高速上那些耀武扬威的司机们,在碰见这种一边是万丈悬崖,一边不时掉落石子的路上。基本都是50 60的速度行驶。所以仅仅开到100的小尼瓦,这里就显得格外突出。

    终于在夜里十二点赶到龙木措湖边上一个小镇。找了家看似干净的旅社。邢宇自己拿着睡袋裹着就睡下了。至于可怜的买热木,已经在车里睡了一天,现在正精神抖擞的站在车顶行李架上。这里已经是西藏,邢宇心里惦记的是:明天警察叔叔会不会严格查我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