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在厂里干了小半年了,那时候网站。还是很吸引客户的。邢宇又搞了一个QQ群,那时候手机QQ还是很流行的。慢慢的也就聚拢了人气。也是满尼自己有一定的人格魅力。但是那时候邢宇以为是自己的能力。

    客户之间有剩余的,换下来的。也有需求的,想换的。邢宇也一直从事拉托(中介)工作。满尼和东军也一直组织者各类出游活动。自己玩的开心的同时,也有更多的新朋友闻风而来。

    有些老客户也会把自己的商品放到厂里来销售。其中有个叫强子的,本身是从事设计工作的。也是因为喜欢,和别人合伙搞过一个户外店,后面还成立了俱乐部。一下子拿来很多高档货物,邢宇也是打开眼界,对于户外产品有了新的认识。以前邢宇以为那些品牌货,就是卖个牌子。这时才知道,这些牌子是真的牛逼,假货完全比不了。比如沃德的户外包,设计合理。背上身的感觉比实际要轻20%左右。比如xx的登山鞋,脚底看着很厚,却上脚很轻,有防刺、防水,护脚踝的作用。还有那个速干衣是真的淌水以后很快就干了……

    邢宇看着自己的存款,想不出来:先买车,还是先换装备呢?

    强子的设计工作,很不稳定。忙的时候十几天不见踪影。闲的时候,天天在厂里片先传。一来二去,就建议满尼干脆弄个俱乐部。会员前期可以不收费,有活动会提前通知、买东西,改装也能打折,有新产品还会有免费试用机会。会员就是稳定的客户了,以后会员介绍新人加入,还有礼品赠送。后期就可以收取一定的会员费,有专门的vip卡,充值有优惠,凭借会员卡可以直接在俱乐部消费……

    满尼对于这个很敢兴趣,但是他对一些新鲜的事物有很大的戒心。邢宇也是后来才知道,满尼最早专业代理配件的时候,先成立过一个车载音响改装店,也算西安最早的音响改装店了,赔了个精光……从那时候起,对于不熟悉的新投资。总是小心再小心,甚至完全不去碰。

    强子最后也是说了一句话:要不前期,你就给那些关系好的说一声,我们现在是专业俱乐部了。你们都免费加入,好处就是以前我们说的那些。然后你搞一台专业的赛车,反正你也喜欢比赛,会员就能在比赛的时候免费用这台赛车……

    听到比赛,满尼乐呵了。那时候所谓的比赛,其实就是找一段烂路,上面弄个窄窄的双边桥,多挖几个大坑,在垫一个大坡,弄个把急转弯。旁边插上个旗子。看谁的车能开过去,在看谁用时最少。谁就是冠军。

    至于那些大比赛,别说达喀尔之类了。跑过环塔的那就是神人了,参加过428青年赛之类的比赛就是猛人了,去过fblife年会参加比赛的就不是一般人。

    省内的小比赛,那就是我们小老百姓的一个乐呵。玩玩而已。满尼也是对比赛非常有兴趣,邢宇来之前就已经开废了不知道多少台切诺基、20之流了。奖杯什么也拿过不少,后来还专门在俱乐部搞了一个展示橱窗,专门摆放这些年获得的奖杯。

    赶上西安那会唯一一个专业俱乐部,因为种种原因也关闭了。很多发烧友,想喝茶都没有地方。

    满尼拉着厂里几个人一合计,前期不用投资太多。弄个喝茶的位置,提供一些基本的会员服务。多叫伙计每天来片先传。事就那么定了……

    很快,俱乐部基础建设也就搞完了。开业的时候一大堆朋友前来道和,然后热热闹闹的一起吃吃喝喝。找了个休息日,在进山逛了一圈。俱乐部也就算是正式成立了。

    原来接待客户的大库房,稍微动动,弄两个废旧轮胎,来个玻璃圆盘就是茶几了。在从拆车厂搞几个美国车上的真皮座椅,让厂里的钣金师傅加个底座就是沙发了……这也是东军的意见,即省钱,又有特色。

    还是人际关系好,满尼和东军又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台外表破旧的丰田lc60.邢宇见得第一眼,觉得就是废铁啊,这一堆。到处都是锈蚀,打机舱盖,好家伙,发动机崭崭新。

    谁也没经验,没搞过。就找了些网上的图片看了一下,满尼一拍板,锯开改成两门小皮卡。邢宇就应付着用3Dmax稍微做了一个效果图。工人们就上手了,卸开车壳,后门直接切掉,然后在对着焊接。底盘一并切掉中间一段,后传也改短。网上也没有什么特殊数据,就按照工人的经验来吧。

    这也是很久之后邢宇发现的一个现象。国外改车靠数据,国内改车靠经验。修车也一样也是,后来邢宇遇到过很多修理工都是靠着这种玄而又玄的感觉去修车,别人根本学不会,但是人家就是能修好。

    不到一个月,y60就是好了。出去试车还算理想。刚巧碰到安康有个比赛,俱乐部成员就兴冲冲准备去参加了。也算俱乐部的一次集体活动,参加的人很多。

    有个村长的儿子,也是很有意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和另外一个伙计,两个人开了个敞篷的角斗士,被太阳晒的跟黑炭似的,加上本人有点显胖,活脱脱一个黑胖子。这个黑胖子叫卫雄,经常和他混在一起的是个叫任土土的伙计。

    两个人第一次来的俱乐部的时候,俱乐部已经成立了一段时间,两个人下车就开始在厂里吼:“满哥,我来送钱了,不要在晃荡我。”俱乐部成立时候,这两个哥们跑到北京厂家订车去了,到厂里第一件事,就是换了一套弹簧悬挂,据说这娘家钢板减震一路差点把小哥俩的腰颠断了。

    魏雄加上之前一起出游的时辉。这两个也就是俱乐部第一次比赛的两个赛手,两人也不含糊一个赞助了活动住宿费用,一个承担了饮食问题。

    其他跟着去玩的要不自己开车,要不做别人车aa油费。所以第一次俱乐部比赛,俱乐部实际花费很少,让满尼很是得意。

    出发前,芳姐找个专门办理车辆手续的黄牛开了个零时牌照。就准备把lc60战车直接开到场地去了,一路上顺便就当试车了。满尼和东军都有各自的车开,lc60的架势任务就交给了厂里一个修理大工。比赛现场车辆要是有问题,也刚好有个维修人员不是。

    时辉是汽车兵出生,以前专门跑新藏路线。就是昆仑岭那一块,最早翻越昆仑时候还是人力夯出来的土路,塌方、地陷都是极其平常的事情。这个比赛他还笑说小意思。

    一起出行的还有个开悍马H2的,邢宇很有冲动去蹭车。是个4s店的老板,叫陆国。H2还是太走私的,但是那个时候陕西有个地方专都是门能给这种车上牌子,但是都是死档车,什么是死档。就是上了牌子,什么都正常,但是不能提档,更不能过户了。据说档案袋里面都是A4白纸。

    其他都是些老人手了,维特拉的幸福哥,和黄色五十铃的虎哥也都来了。十几台车浩浩荡荡的就出发了。

    比赛时间一天半,第一天预赛,第二天决赛。居住的地点就是魏雄安排的当地一个军人招待所,比赛场地在一个小山村。第一天俱乐部参赛的几个人全部完赛,也顺利进入决赛。预赛第一名还是当时驾驶lc60的时辉,当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很是兴奋,嚷嚷着还是有所保留的,决赛才使出全身力气。

    聚餐完毕,自由活动。魏雄拉着土土和邢宇去喝酒,因为这三个人年纪相近,同龄人自然话题多。

    按照土土的提议,按照新疆酒鬼的方式。三个人拿了两件啤酒就蹲在酒店的小花园里,什么菜也没要。片着先传,喝着啤酒。魏雄有点喝多了,一会说自己那时候是特种兵,一会说自己大队的队长就是猎人学校毕业的,一会又说自己去参加过猎人学校。土土一会也说自己当过兵。邢宇就听着,这两个一个村长儿子,一个拆二代。都比自家里有钱,邢宇还是有点小自卑的。

    决赛,问题就出来了。先是时辉驾驶太用力,冲出了场地被罚时了,其实那时没有候比赛都很不专业,排量大小不分,专业改装车和改装的素车也不分,都是一起发车。

    本来罚时没啥,但是时辉又倒车回场地继续,还跑反了一次。一来二去耽误的时间就拉下来了。

    魏雄前面表现很好,终点一个大坡车却怎么加油都不走了。当时邢宇正在和背着一身长镜短炮的陆国学习摄影技巧,看到车不动了,赶忙和厂里的维修大工跑去检查。

    原因很简单:化油器的车,油箱又改到后备箱里,几次比赛下来,汽油消耗了不少。一到大上坡油箱里的油吸出来就有点少了,供油就断断续续的,上坡肯定是断油的。备用油箱加了油,车辆果然就冲上了大坡。

    后来邢宇专门问过那个大工:“赵师(西安当地经常用的一种尊称方式,姓名后面加个师傅,简称就是某师。)你没咋检查咋知道是供油不足呢?“

    “这不算啥,平路都能跑。车一斜就没有动力了,肯定是吸不上油了。比赛的时候我就给老满说油加满。但是他说太重了跑不动……”这就是厂里维修大工赵师的经验。

    满尼看这情况不对啊,再下去奖杯都拿不到了。厂里改车口碑也毁了,最终在把前传动轴跑成麻花的状态下力挽狂澜,获得一个比赛的第二名。第一名被另外一个车友拿去了,还是个四缸升高切。第三名是虎哥,第五名是幸福。前六名都是有奖杯或者奖牌的。俱乐部占了前六名里面的一半,满尼也算得意了。

    这次比赛记忆最深刻的就是第四名那个伙计了,外号叫乐疯子。把一台小切改了柴油发动机,一跑起来浓烟滚滚,搞得跟黑山老妖来了一样,中途也听了次车,是油泵不供油了。下来打油泵呢。

    虽然没有拿到第一,但是也拿了三个奖杯奖牌。庆功宴还是要搞得,庆功宴上拉了些新的朋友,邢宇按照满尼的意思,当场就推销出去了厂里给自己配的那台7250,有好的车可以开,邢宇已经很少开这台车了。

    买车的人叫新飞,买上车第一次跟着俱乐部去玩,回来就要四改六了。简单说就是换个发动机,四缸发动机换成六缸的。改装是个冲动消费,要当机立断,直接收定金就开始动手改装。这也是满尼的生意经。

    俱乐部又低价收购了一台原装尼桑途乐y60.两台燕京途乐。最大的区别,就是原装是弹簧减震,燕京是钢板减震。满尼觉得俱乐部给会员租用赛车也是一条赚钱的路子……

    如此,俱乐部成立了,一时间也是人气满满。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