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程骁远心情极好,眼里的笑意藏不住,亮出从古沉相手里夺过来的照片,轻轻启唇:“看见没?我的。”

    照片上的女孩子,有一头亚麻色的长发,随意垂于腰际,额前刘海微中分,额头饱满光洁,杏仁眼亮晶晶的如天上星星般闪烁耀眼,小巧的鼻子叫人羡慕,小嘴晶莹诱人,鹅蛋脸有点婴儿肥。

    女孩子是咧嘴笑着的,唇红齿白,还有两个迷人俏皮的梨涡。

    真是个甜美可爱又亮眼的女孩子,她的美是那种由内到外的美,美得出挑却不刺眼,不具攻击性,又让人迷恋。

    美得太过于美好。

    “……这不是新校花路娜学妹吗?”夏江傅见过照片上的真人好几次了,因为他媳妇梅央的缘故。

    “对啊,是路娜,刚才沉相还夸赞了一遍她的颜。”倪亚和夏江傅一样,因为许因的关系,见过路娜本人几次。

    古沉相瞪大了眼睛:“你们怎么知道新校花的名字?!”话说……他是真的只有照片,不知道名字。

    夏江傅倪亚:“我俩女朋友和她一个宿舍。”

    “擦!为什么不告诉我?还是不是好兄弟了?”古沉相气。

    夏江傅白了古沉相一眼:“我俩去找女朋友想要带着你的时候,你自己说不要当一千瓦大灯泡的。”

    那副样子像极了在说:你自己非要作的,怪得了谁?

    倪亚点头附和:“你提起新校花的时候,我俩正打算双排呢,问你来不来,你说不来之后就没理我俩了,而且你也没问我们她的名字啊。”

    我也不知道你们知道她的名字啊!……连中几刀吐血快要身亡的古沉相,久久憋出了两个字:“……过分!”

    夏江傅倪亚:“……”……你猜狗沉香还有没有救?我猜是就算没死透也没用了。

    看着手里的照片,程骁远嘴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那双多情的桃花眼扫了三个人一遍:“认好了,以后见到她就喊娜嫂,不让喊娜嫂就喊娜姐,连娜姐也不让喊,那就直接喊妈。”

    程骁远经常逼迫“弱小可怜无助”的三个人叫他“爸爸”。

    古沉相夏江傅倪亚:“……”……骁哥你是认真的吗?!

    古·不怕死·沉相带着疑惑不解的懵逼脸:“可是我们不是有娜嫂了吗?”

    程骁远凉凉地看了眼古沉相:“让喊就喊,废话那么多干嘛?”

    古沉相夏江傅倪亚:“……”……要让一口吃掉橙子的娜嫂肿么破?

    虽然他们没见过娜嫂,没和她打过游戏,但好歹口头叫了两年多了啊!

    难道……远哥这是要抛弃【一口吃掉橙子】的娜嫂,转身投入新校花的怀抱中去?

    还是说……远哥是渣男体质?!见一个爱一个???

    阔怕!麻麻我还能相信爱情吗?

    这样想着,古·不怕死·沉相想劝说:“远哥,咱们这样子好像……”接触到程骁远淡凉淡凉的眼神,古沉相吞了吞口水:“非常nice!”

    夏江傅倪亚:“……”……你有毒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