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二卷卷轴也被萧南打开,里面的内容不得不让他走出屋外,院子右边数百米处,是个景致秀丽幽静的所在。

    那里还有一条溪流,也有溪流汇聚的水塘,上一个主人留在石缸里的鱼就应该是从这些水塘里抓的,小虫特别喜欢到这条小溪戏水玩耍。

    萧南在树林里选了个地方,开始习练第二卷轴里面的内容,里面记载了一套拳法,名为“风雷拳”。

    拳法并不复杂的,总共也就十招,对于从小就有运动天赋的萧南来说,只用了几天的时间,他就掌握了拳法的基本套路。

    何况因吸纳灵石生出了元魂珠的缘故,萧南身体的灵敏度、耐力、柔韧度等各种能力都有了质的飞跃。

    可难就难在掌握这套拳法的精髓上,需让每一招的每一个细节都要牵引出体内的灵力,使其发挥出强大的威力。

    这让他有一种一心同时去几用的感觉,力不从心不说,还特别的让人心烦意燥,顾了这一处,就忘了或错了那一处。

    只是偶尔勉强做对了一招一式,就会发出闷雷般的声响,如果是对着大树,大树会摇晃,对着地面,泥石会翻滚。

    这就让他有了更为急切的心情,他简直舍不得浪费时间去吃饭和睡觉,小虫有时候都会气得跳上他的头顶胡乱抓扯他的头发。

    “小虫,以后我即使保不了命,我至少也可以拼命了。”

    小虫可不管那么多,回到屋中,萧南也只好躺到床上在头脑中进行融合演练了。

    灵石都已经用完了,两枚宝贵的红色体灵石也只是用了两个时辰就吸纳入了体内。

    给他的感觉不是很强烈,吸纳时,和紫色灵石唯一觉得不同的是,紫色的气息是清凉的,体灵石则是温热的,隐隐有些让筋骨酸胀,但也许是错觉。

    师傅约定的十日之期已到,可萧南的风雷拳却只练了五招不到,而且这几招还只练得半生不熟。

    依旧是在师傅的炼丹房内,不过房中却多了两位生人,一位高大的中年壮汉,虬髯满腮,另一位则是容貌姣好的女子,肌肤红润晶莹,眉眼精致。

    三人环弧而坐,师傅居中,钟石和另一名师兄静坐丹房一旁。

    “师傅,我来了。”萧南躬身行礼道。

    “这就是你新收的徒弟?”女子声音温软。

    郑长老微笑着点了点头。

    “哈哈,秦丫头说这小子被钱越海那狗东西逼得又是跳河又是跳崖的,现在一见,果然长得标致,只不过看起体弱了些。”中年汉子声音宏亮。

    “萧南,过来,给叶师姑和贺师叔见礼。”

    “叶师姑、贺师叔好!”萧南左右先后躬身一礼。

    “手伸出来,一只就够了。”郑长老记得上次叫萧南伸手时,他两手平举的滑稽场面。

    只是片刻,握着萧南手腕的郑长老一脸惊讶,愕然的望着自己的徒弟,“上次拿去的十颗灵石和体灵石你都吸纳了?元魂珠?”

    “元魂珠?郑老头,你说他有元魂珠了?”中年壮汉眼睛瞪得大大的,还没等萧南回话,就惊讶的问道。

    “怎么这么快?郑老哥,你收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是个修炼者了吧。”妇人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呵呵,我活了数百年,还能因这种事打诳语,叶丫头你也是看扁我了。”郑长老面露得意的神情,又对萧南说道:“萧南,把两只手都伸出来,让他俩都看看。”

    两人也是各握萧南一手,几个呼吸后便松开了。

    “嘿嘿,郑大哥,我和你商量一下,要不你把这徒弟让给我,你要什么条件,尽管提,要不我把我的青雀丹炉让给你。”贺师叔满脸堆笑,对着郑长老一脸的谄媚。

    “贺雄,你别跟我厚着你那张脸皮,你是当我老糊涂了吧,做梦吧小子。”郑长老翻了一个白眼。

    “郑老哥,老贺脸皮从来就没薄过,不过我叶佩芝今天也厚一次脸皮,和老哥商量一下。”妇人的声音更显婉转。

    “别别,这事儿没得商量,以前抢这抢那的,今天还来抢我的徒弟来了。”

    “老哥,你急什么,听我说完,我啊,不是要抢你的徒弟,老哥,我是想啊,让你这徒弟也做我的徒弟,他多个师傅,对他也没坏处吧。”叶佩芝仿佛要用温和的声音让郑长老心绪平静下来。

    “对对对,还是叶小妹有头脑,这个徒弟也算上我一份儿。”贺雄连忙接口道。

    萧南站在三人面前,心脏砰砰乱跳,难道自己有这么优秀,别人都抢着要做我的师傅?

    “嗯,本来也是,在另一个世界,我也是出类拔萃的。”萧南得意的有些神游于外了。

    郑长老再没搭理两人,只是冷傲的笑着。

    “郑胡,你不答应是吧,我可把丑话说到前头,我呢,丹药也不想炼了,我就吃住在你这丹房里,整天跟你闹。” 叶佩芝撇了撇艳红的小嘴,露出了一抹无所谓的笑意。

    原来师傅叫郑胡,只见他气得直吹胡子,指着叶佩芝,“你,你……。”

    “你说你,我们都收他做徒弟,你也没吃亏,你是大师傅,我是二师父,你啊师傅前面还赚了个大字,还不够你美的了。” 叶佩芝语如连珠。

    “什么?你是二师父?你什么时候比我大了?”贺雄开口,突然见叶佩芝娇颜一怒,话锋连忙一转,“好好好,你是二师傅,我做小师傅就是了。”

    “哈哈哈,你两当我答应了?”郑胡气得紧抓座椅的护手。

    “当然没有,老郑,你千万别急,我们有的是时间。” 叶佩芝再次的露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你,你们……萧南,跪下!”郑胡忽然大声。

    萧南一震,接着双腿一屈,望着脸色涨红的师傅。

    “还不给你的二师傅,小师傅磕头。”

    萧南还是怔怔的望着师傅,不自觉的伸手抓了抓后脑勺。

    “怎么?不愿意?” 叶佩芝脸色一冷。

    “师傅,我……。”萧南望了望郑胡,又望了望叶佩芝。

    “唉,磕吧,不怪你。”郑胡对他挥了一下手,然后向椅背上一靠。

    萧南跪着向前挪了一步,对着郑胡首先磕了三下,郑胡微微的露出了笑意,接着是二师傅,小师傅。

    “起来吧。”叶佩芝对萧南抬了抬手,然后转头对郑胡说道:“郑老哥,我就知道你是敞亮人,好东西从来就不藏着掖着的,要是别人我才不会开口提这样的要求。”

    郑胡直摇头,嘿嘿苦笑。

    “走,萧南,跟二师傅走,我回去给你些东西,顺便提点一下你修炼上的事。” 叶佩芝起身就向丹房外走去。

    “你犹豫什么?走啊,在三个师傅面前,难道你还要忤逆师命不成?”

    萧南只好移步,转身前,望了一眼郑胡,跨出丹房时,又回头望了望。

    郑胡两眼呆滞,等两人走远,他才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狠狠的瞪了一眼还坐在旁边的贺雄。

    贺雄嘿嘿连笑,知趣的起身离开了。

    郑胡心中苦笑,知道自己被这两个无赖给算计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