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族长大爷不再听毛玉龙娘的理论,直接耷拉着眼皮,端起水烟袋,用火媒子点上,呼噜呼噜的再吸了一阵,然后直接了当的道:“你的儿子也不小了,科考已经结束,看看日头也该放榜完毕了,也没见报喜的去你家,说明你的儿子也是落了第,所以族人族老公义,你家玉龙就正式被族学除学。”

    一个族老阴损的点头:“是啊,族里照顾你孤儿寡母的,才让你家孩子在族学里混吃混喝,这再无上进可能。看看这些年,吃着公学的粮米,身子骨也养的差不多了,也该为族里做点事情了。所以族人决定,明日将玉龙送到城外庄子上历练历练,学些庄稼把式,若能成,再叫回城里,到厂子里帮忙。”然后威严的加了一句:“这事是族老公义,就这么定了。”

    娘闻听,立刻就急了,倔强的昂起头,突然大声的否决:“不,我儿年少上进,就是一个读书的好料子,今日或许不中,但下一场绝对能中,所以,我儿必须继续求学。”

    这样的话一出,立刻引起满堂哄堂大笑,三房东屋长房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还必定高中,得了吧,就你这个一杠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的混货还想高中?你出门看看日头何时从西面出来再说。”

    大家也纷纷附和,只有五房的长叹摇头,却也是只是同情却也不愿帮忙得罪了其他人。

    话说到自己了,单凭娘一个和他们争辩却也不行,毛玉龙心中的恨意开始升腾,自己是要在这个时代培养一个平和心,但也有底线,既然你们将事情做绝,那就怪不得我了,于是,前世争强好胜的本性就再次表露了出来,就笑着给诸位先行礼,然后淡淡的道:“不是晚辈不放屁,而是怕这屋子太臭了,要不晚辈给诸位放一个,让味道更浓烈些?”

    就这一句几近无赖的话,差点噎死众人。这是明明白白的骂人不带脏字的。

    不等诸人发火,毛玉龙再次拱手:“莫欺少年穷,这是古训,若是小子不才,真的中了,各位可以帮着操办操办啊。”

    这样的话更让大家哄堂大笑,最终还是五房长房对三房说:“你到是说说,要不咱们打个堵如何?”

    三房满面不屑的道:“若是他中了,这族里庆贺的席面就由我三房出了。”

    五房就定了一句:“那这事就这么说了。”

    “但若是不中呢?”

    娘就倔强的决定:“若是我儿这次不中,我便不要了那田地和织厂的份子,算是代替我儿出城种地,我现在就回去卖了房子院子,去城内其他学堂,让我儿继续读书。”

    这话一出,当时让大家还是愣了一下,心中在得意奸计得逞的同时,也不得不佩服这六家的媳妇刚烈,也不得不心疼这媳妇望子成龙心切啊。

    五房闻听,刚要出来打个圆场,让六家媳妇收回刚刚的话。其实,这话就等于是自己要自动出族啊,这可是大事,意气不得,不管怎么说,族人在一起,真有个什么好歹,还能帮衬着抱团取暖的,在这个以族为主体的社会,脱离了族群,是绝难生存的。

    结果还没等他说话,娘转身问自己的儿子:“娘的决断你可认同?”这是大事,虽然家由自己操持,但自己的儿子已经15岁了,再有三年就可加冠成人,也是家中唯一的男人,必须要他努力,也必须要他同意。

    毛玉龙就带着淡然的微笑给娘行礼:“一切凭娘做主。”

    大爷一见,立刻将手掌拍在桌子上:“既然你们娘俩个有如此雄心壮志,却也是难得,咱们毛家也不再拖累,耽搁你们娘俩,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娘就倔强的点头,朝着五房的掌房,敛身一礼,然后拉着儿子就走。

    就在这个时候,在巷子的外面,隐隐约约的有鼓乐声响,屋子里所有的人就都不再管他们娘两个,一起兴奋的站起来仔细倾听,然后二房的就双手一拍,对着长房大爷连连打躬作揖:“中了中了,我那大侄子中了。”

    大爷两口子兴奋的豁然起身,脸上因激动泛起了红光。

    外面的鼓乐一定是报喜的,而这一片是毛家的聚集之地,报喜的过来,就一定是自己毛家的子弟中了。

    今年参加考试的,族里就只有两个人经过诸多苛刻的赛选取得了童子试的资格。毛玉龙小小年纪,怎么能中呢,中的当然就是饱读诗书,浸淫其中三十年的自己儿子毛玉喜了。

    大家就兴高采烈的往外跑,根本就无视了毛玉龙母子。

    娘也黯然神伤,没了刚才的刚强,低声的对儿子道:“我们回吧。”

    毛玉龙就上前搀扶有些踉跄无力的娘,娘将他的手推开:“不碍事的,今年不成,明年再来。”说这话的时候,却已经是满眼泪花。

    毛玉龙依旧淡然平和的小声说道:“人生际遇,谁知道呢,这立刻转变,转眼打脸的事情多了,娘倒是不必太过看中,一颗平常心才是长久。”

    听着儿子大有深意的话,转过头看着一脸平淡间又有的自信,娘一面往外走,心里面略有欣喜的问到:“难道你对这次科举有了信心?”但转而一下,这一次去参加科考的,不过是两个人,一个是浸淫诗书30年的族长长子。正所谓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做诗也会吟。报喜的只有一个,自己的儿子怎么也比不过那个生活优越,只是一门心思读书的长房长子。

    最终再次倔强的抬起头:“没关系的,娘挺得住,咱们回家,准备收拾收拾把房子卖了,给你凑足下一年的学费束脩。记住了,这也是那什么破釜沉舟,你要拼命努力。”。

    毛玉龙就微微一笑,继续搀扶着母亲:“破釜沉舟倒不一定,一定努力却是必须的。娘您就记住,不管世态如何炎凉,作为儿子,作为这个家的顶梁柱,让您和小妹有个温饱,这一点我是绝对能做到的。”

    听到儿子懂事的话,娘的眼泪就再下来了,但是转而努力的擦拭干净之后,将头再次倔强的抬起:“我们走,再也不进这腌臜之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