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7章 重归贫寒 (第1/3页)

    庆祝的酒宴来的人没有想象的那么多,来庆贺的族人反倒更没有街坊四邻来的多,这不是毛玉龙家的人品名声在族群里不好,而是大家实在是没有脸面,面对平时总是冷嘲热讽的孤儿寡母,更是有着心中的酸。但这不影响娘欢喜的总是背人时候的喜极而泣。

    在江南来说,考个秀才并不是什么很稀奇的事情,但是以15岁就考中秀才,的确是凤毛麟角,整个杭州城都为之轰动,县尊老爷都亲自上门,虽然只是走走过场,嘉勉几句就走了,但这是毛家乃至整个家族几十年没有的荣耀,毕竟,就连当初自己的丈夫做到了大明守备,回家省亲的时候,还得先去县尊那里拜见呢。

    但毛玉龙却没有什么惊喜也没有表示骄傲,曲终人散,日子还是要过的不是。

    虽然考中了秀才,风光了一把,但由于娘的坚持,生活并没有改变。

    又是一场小雪,让杭州城也显得阴冷起来。米缸里的米,早已经见了底,娘仔细的将缸里最后一粒米捡出来,也只有半瓢,看看锅里翻开的水,最终还是决定留下一半,熬了一锅可以见底的稀粥。

    女儿还小,正是贪睡的时候,但饥饿遇到了米饭的香味,还是让他揉着眼睛靠在门框上,小声的询问:“什么时候才能吃饭?”

    看着不多的粥,娘就回答:“先可着你哥哥吃。”

    这样的答案,并没有引起小丫儿的不满,因为在这个年代,男人的地位是超然的。不管是富贵人家,还是小门小户,男人吃饭女人是不能上桌子的,只有男人吃剩下之后,才是女人的,这是规矩。

    毛玉龙将扫帚放在门边,在门槛外面跺了跺脚,将粘在鞋面上的积雪抖落干净,然后迈步进屋,抱起了谗言欲滴的妹妹,对着娘说:“我讨厌这种规矩,我更喜欢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不管是多少,哪怕就是一碗凉水,我也喜欢一家人坐在一起。”

    娘拗不过这个一家之主的男人,三口人趴在桌子上,面对摆放在桌子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