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8章 都是画中人 (第1/3页)

    正在毛玉龙得意的时候,却看到对面的小桥上,也有一把花雨伞,雨伞下两个纤细的身影却是一个一身白裙,一个一身青裙的小姐妹,依偎着站在桥上欣赏这难得的小桥雪景。天空灰蒙蒙的背景,衬托着雪白的雨伞,雨伞上星星点点的腊梅图案,透过伞上点点白雪,倒是更加醒目俏丽。而伞下的小姐妹身影曼妙婀娜,柔顺的青丝在晨风里轻轻的飞舞,再配上两岸雪白的墙壁,多样的屋顶青瓦,说不出的妩媚。

    这就是一副最生动的江南水墨。

    看到这里,毛玉龙不由得痴迷了,正被这副美景陶醉的时候,那两个小姐妹也歪着脑袋看着他,这让毛玉龙真的感觉恍惚。自己在欣赏对面因为她们姐妹而形成的美景水墨,但对面的姐妹却不是也在欣赏自己形成的水墨美景吗?

    这真是画中人看画中人,也不知道自己是画中人还是对面的姐妹是画中人。

    两面相隔不远,一笑一情都看的清晰,对面个子稍微矮小的妹妹看到毛玉龙痴呆的样子,不由得俏皮的向他吐了下舌头,这让毛玉龙童心大起,将自己的脖子扭了扭,让脑后的小翅膀轻轻的摇动,想对方证明,自己是一个有文化的人,而且还是高中以上文化的那种,神气的嘚瑟。

    结果这样的表现惹得对面的那个白裙姐姐噗嗤一笑,忙用袖子掩住了口鼻,结果这一笑,就如同阴霾的天空乍然靓丽了一道阳光,天地为之一起靓丽起来。十五岁的身体,三十岁的思想让毛玉龙立刻就痴迷成了一个猪哥。

    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诗经·郑风·子衿》;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心有所想,嘴有所动,不由自主的就吟唱了出来。

    结果毛玉龙忘记了,这是一首情诗,这首诗写主人公在城楼上等候他的心上人久等不见他来,急得他来回走个不停,一天不见面就像隔了三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