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毛家族长一直是上房的人传递掌握,慢慢的也就成了习惯。

    “西屋毛家的来啦。”一个站在宗祠外面望风的族人见毛玉龙来了,就这样称呼招呼,态度已经和上次截然不同。

    毛玉龙就拱手:“三伯请了。”

    “赶紧进去吧,大爷等的急了。”

    毛玉龙就再次拱手:“有劳三伯。”然后施施然走了进去。

    进了正门,绕过影壁,便是一个天井,正对着,便是三级台阶上的宗祠正堂,五间开面,两进纵深,简单朴素,与江南大家宗祠相比,那就是地下天上。

    毛家来到这杭州几百年,开枝散叶也算人丁兴旺,前前后后的也出了几个官宦,也曾经有几个富商,但都是好景不长。所以宗祠也就有人出息了,就修缮一番光鲜一阵。等人气凋落了,也就无力整顿,也就显得破败。更何况毛姓本来就是外姓,也被当地欺负压制,所以,祠堂的规模也就相对江南千百年的世家大族寒酸的多。

    虽然现在杭州毛家出了一个鼎鼎大名的人物毛文龙,历仕万历、泰昌、天启、三朝,官至左都督平辽总兵官,可谓一品大员。但是,这个时代是重文轻武的时代,说实话,他现在在外人的眼里,还不如一个小小的知府来的光鲜。更何况,毛文龙早早的就过继到辽东鞍山毛家,延续他们的香火去了,更跟现在这里的毛家扯不上关系了。

    还有一个,毛文龙以250兄弟起家,开镇江东,根本就不受朝廷待见,再加上毛文龙性情乖僻跋扈,多被文官无中生有的打压,手下收拢的二十几万辽东流民,根本就是穷的掉渣,自己还混的喝不上粥呢,也就没有能力出资修整宗祠。

    慢慢的,就连毛家人,都快忘记了这个一品高官,一个腌臜武夫了。

    族长大爷就站在祠堂前面,背着手,仰着脸,端着架子,看到毛玉龙进来,只是点点头,然后对毛玉龙沉声道:“去祖宗面前烧个香,然后到议事堂说话。”然后就直接背着手走向了东面的配房,连理都不理他。

    按照规矩,年不满十八,是没有资格进入祠堂内部上香拜祭的,毛玉龙就在祠堂的外面点了香,冲着里面黑黝黝模糊的祖宗牌位上香祭拜了,连一点敬畏都没有。还是那句话,这个族里的人都被自己厌恶和被他们厌恶自己,而这个祖先也不是自己真正的祖先。

    敷衍了一下,然后转身去了东面议事堂。快说正事,自己还有许多事情做呢,耽搁了自己晚上的韭菜肉渣饺子可是可惜的。

    西面的议事堂背着阳光,屋子里也昏暗的可以,刚一进门,毛玉龙很是适应了一阵里面的光线,然后才看清屋子里的人。

    三个戴着员外方巾的,七八个平民打扮的,按照房数依次坐着。一个农民满脚的泥,抱着一个镐头蹲在门外,这是原先下屋家的,现在的当家人。因为他那一房落魄了,也就不受待见,连进议事房都被人厌恶,所以每次议事,他都自觉的蹲在门外面听。但也只是听听,也没人问他什么事,当然他也决定不了什么事。

    但毛玉龙依旧客气的和他打了招呼,然后进去。

    大爷威严的坐在上首,冷冷的看着毛玉龙。

    毛玉龙规规矩矩的上前先给族长大爷施礼,然后再依次给各个长房施礼,一圈下来,都有点头晕了。

    等施礼完毕,大老爷才轻轻点头:“嗯,虽然得了秀才功名,但还懂得上尊下佑,还算不张扬。”这其实可不是夸毛玉龙,而是发泄一下对几次招呼毛玉龙不来的不满。

    毛玉龙就淡淡一笑:“不过是中了一个小小的秀才,即便是将来中了举人进士,终归还不是毛家子孙?家中宿老面前,我依旧是个小子。”

    这话说的是大气而且还不卑不亢,当时噎的族长差点背过气去。毛家也算背运,辛苦育人几百年,到现在,毛文龙不算,活着的除了冷锅冒热气出来一个毛玉龙之外,就没有一个身负功名的,这时候让一个半大孩子抢白,怎么不让人生气却无话可说?

    不过和一个不到十五的毛头小子置气,倒是显得自己小气了不是。

    也没让毛玉龙坐下,就让他站在门口,自己西屋的长房叔叔也没拿正眼看他,更没有为自己这一房争下面子的意思,眼睛神情到是一片的厌恶。这种厌恶其实是出于嫉妒,因为他的儿子都二十好几了,在族学里读书到了现在,竟然连个童生都不是。为此,这个西屋长房叔叔在毛玉龙得了秀才之后,每日回家都要将那个不争气的儿子骂上一阵。

    族长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毛玉龙,然后咳嗽一声,对毛玉龙道:“今日你叔叔伯伯各房长房都到了,就是要和你说些事情。”

    “小子受教,洗耳恭听。”毛玉龙淡然一笑回答。

    看这架势,还不是想给我这个现在毛家一族,唯一有点功名的人一个下马威,我连去县衙老爷那,都要有把椅子的,却在这里,你们坐着我站着,你们喝着我看着,自己这个秀才混的还是惨了点。

    但也没有办法啊,谁让宗法大于天呢,在家族里,族长比天大。没办法,忍者吧。

    “是这样的,你能有如此光景成就,还不是族里出钱出力,悉心培养的结果,因此,你也要知恩图报,为家族私学出把力气。”

    此话一出,议事堂里立刻就开始七嘴八舌的翻起了陈年旧账。这个说当初自己怎么样的节衣缩食供养毛玉龙的伙食;那个说他是如何曾经可能大概给毛玉龙添置过笔墨;还一个也是含含糊糊说曾经可能大概给毛玉龙添置过棉衣,等等不一而足。

    毛玉龙就心中一阵腹诽,一个个说的冠冕堂皇,想当初自己原先的记忆里,读书就是一个受气,不过是给你们那些在私熟里读书的孩子们当打杂的伙计。

    还有,自己到后来读书,那是自己的娘将分到自己家名下的田地交回来之后,才得以继续就读的,哪里看到过你们族人间的一点点的恩惠照顾?

    不过这时候,倒是没有必要反驳,于是毛玉龙就一一的回想起了那些似乎可能大概的恩惠,在这里便一一答谢了。

    说了一阵忆苦思甜之后,族长再次咳嗽一声,打断了大家行恩的欢畅,再次沉声道:“光耀不忘本,这非常好,所以你应该努力为家族出力。我这就决定,将族里的两百亩水田拨付在你的名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