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听到族长之言,毛玉龙就一皱眉,这可不是族长突然间待见自己母子,拿出二百亩水田供养自己母子。

    按照大明养士的规矩,考中秀才,就是有了功名,就算是士了。士人是不服徭役不纳钱粮的。

    但不纳钱粮的土地也是有数目规定,不是无限制的,要不那样岂不天下无赋税的土地?那大明国库,大明的官吏将士吃谁去啊。

    于是当时规定,秀才可有两百亩土地不在纳税赋之内。

    税赋税赋,其实这是两个名字。一个是土地上该承担的税收,这是课税。一个是没完没了的徭役,这是赋。税可忍受,赋要命。而大明规矩,应徭役是要自备钱粮的,那是要人命的。

    因此上,只要考中了秀才,虽然没有考中举人那样更加丰厚的待遇,但这已经足以让一些人,比如毛玉龙这样的一夜发家,最少是安稳了。

    因为有了这个待遇规定,许多有地的百姓为了不纳赋税,不行徭役,便将自己的土地投献在秀才或者举人的名下。当然,这不是白白投献的,是要向秀才举人缴纳一半量的出产的。

    即便是这样,那也是巨大的优厚,辛辛苦苦一年,最终还能剩下一半不是。

    要知道,在现在的大明,外忧内患之下,赋税徭役满天飞,已经让西北产出不足的地方民怨沸腾,无数百姓不堪重负而揭竿而起。现在西北王二,闯踏天就已经聚拢了几万人马,呼啸山陕了。

    江南虽然三熟,但也不堪重负,小股的杆子无处不在,就连这杭州不远的山林里,就有一个黑虎星的杆子在的。

    毛玉龙得了秀才之后,自己没有开金手指的资本,就准备着开春找几个牙人,吸揽几个农户投献自己,让自己多少能收点费用,一来为继续进学准备些使费,同时也能让娘和小丫,对了,还有那个小黄生活也宽裕一些。

    结果这二百亩的份额一下就被族长一次用完,毛玉龙绝对不相信自己这个一项不受待见的孤儿寡母,能突然受到族长的恩惠,这里一定有什么阴谋。

    果不其然,还没等毛玉龙答应与否,族长就接着道:“当然,你现在是廪生了,有着朝廷恩惠的钱粮,你就不要再拿那些地的投献钱了,这些钱呢,一百亩的投献钱交给宗族里的学堂,给那些还在读书的孩子们填些书本笔墨;剩下的一百亩的投献,就算做咱们这宗祠修缮使用吧。”

    然后也不看毛玉龙,直接歪着身子对那些长房当家的询问道:‘诸位兄弟叔伯,你们看我这样安排可还公正合理?’

    诸位长房纷纷欣慰的点头附和,一起称赞族长公道。

    感情大家纷纷赞同了,因为各家都有子孙在私塾里读书,不要自己家掏钱,那就是穿越前的义务教育啊。

    大家讨论的热烈,根本就没将正主当回事情,这很让毛玉龙气愤,刚要争辩一番,却听到族长再次道:“还有一件,族里看你家人丁单薄,因此我决定,将几个孩子过继到你的名下,也为你西屋的繁盛些香火。”

    毛玉龙闻听,再想保持平常心也不可能了,当时就怒了,这是什么事情吗,这是要将自己的福利吃干抹净的节奏吗?

    还过继几个过来,一旦事成,不但抢了自己免役的福利,最根本的是,将来自己有了家业,他们还可以名正言顺的分夺。

    这还不是欺负自己家母寡子弱,欺负自己年幼无知?这真真的是岂有此理。

    但你们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弱小的身子里,却有一个强大的三十岁的心。既然你们如此贪婪,那我就让你鸡飞蛋打。

    心中的怒火再也压抑不住,早将自己要养成平和心的信条抛到九天云外去了。

    这时候他总算明白一件事,在这个年代,并不是人们想的那样淳朴,这更是一个吃人的年代,平和心在这里根本就行不通。如果自己一味的忍让,自己就不能保护娘小妹,还有小黄。去他的狗屁平和吧,从现在起,谁敢咬我,我就直接咬回去。

    既然你们如此步步紧逼,那就不要怪我手黑,我现在就挖个大坑,我将你们一起埋了。也让你们长长记性,伸手?我剁了你。

    于是毛玉龙转换了心思,但却换上笑脸,笑着道:“既然族长安排,小子当然无话,但过继子嗣的问题却不可。我家虽然人丁单薄,但还有我在,等我考学之后,便娶上几房妻妾,自力更生亲力亲为比较好。”看到族长脸上升起怒容,忙笑着道:“至于地产,我却可以答应下来,毕竟古语说的好,便易不出当家不是。”

    见毛玉龙拒绝过继子嗣的事情坚决,但对投献土地的事情没有反对,也知道自己不能将人逼迫过甚,也就暂时隐忍,等以后慢慢再说。

    “既然土地的事情定了,那今日下午我们就去衙门将土地登记了吧。”

    毛玉龙立刻说好,然后看看天色,笑着道:“那不若现在就去,也省得我还要来回奔忙。”

    族长点点头,然后拿出纸笔来:“那你就写一个字据出来吧。”

    这个也是规矩,投献不过是占秀才身份的便宜,可不能弄假成真,将来地成了他的。

    于是毛玉龙笑着答应,提起笔来在文书上写道:“今有某某某愿意将土地多少请投献于毛玉龙名下一应地租奉于族学祠堂其余不算立字为证”

    这样的文书写就,一式两份,一份收于族长之手,一份留在毛玉龙家里,然后双方签字画押。

    这个非常踊跃,大家都想占这个便宜不是。

    看着一个个丑恶的嘴脸,当时毛玉龙发至内心的笑了。

    在族长签字的时候,还不忘看了一眼年幼的,被丢在一边的毛玉龙,看到他嘴角的微笑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似乎看到了一个狐狸。

    到县衙书办房过了手续,当然,这是假的,不过书办衙门可不这么认为,郑重的收了过地税收,然后将一份正规的地契交给了毛玉龙。

    毛玉龙拿着这些地契喜滋滋的回了家。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