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禀告大统领,城东崔守蔡拒绝缴纳酬金。”大堂之上,一个将士对上座的万二说道。

    “哼,我就知道这些个老油条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范,看来不给他们点苦头吃是不行了。”万二说道。

    此时,赵田郎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万二,这个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流氓无赖混吃等死的万二了,可能他并没有感觉到,现在的他已经初步有了些许领导者的风范。

    这变化正合了赵田郎的心意,作为一个谋士,只有跟对了人才能更好的发挥自己的价值,君是君,臣是臣,他可以指点江山运筹帷幄,但方向上必须是由他万二制定。

    “赵田郎,你说说,应该怎么做才能让那些大商拿出来钱财。”万二问道。

    “自己看着办。”赵田郎说道,好不容易对他的印象有点改观这下子又回到了原样。

    现在的他们,更像是朋友,而不是君臣,但若是等到真有划地为王的一天,这样的对话可能就不会那么容易出现。

    “看着办就看着办,也不看现在衢州城谁说了算,我还就不信搞不定几个商人。”万二说道,话语中竟然带着少有的一点霸气。

    “通知扶君卿,给我点兵,剑指城东。”万二说道。

    “这是不是有些莽撞了?我们不过刚刚在城中站稳脚跟,现在一下子得罪几乎城中全部的大商,恐怕有些不妥。”赵田郎想不到万二竟然如此直接,忍不住开口劝到。

    “那又怎么样,他们难不成还能拿下我不成,早就看这些大商人不顺眼了,一个个的鱼肉百姓,今天我就要拿他们开刀。”万二说道。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啊。”他接着对台下的将士说道。

    “是。”那将士领命出去。

    “万二,你真的要兵指崔守蔡?”赵田郎看到万二竟然不听劝,再次说道。

    “对。”万二斩钉截铁的说道,不容置疑。

    “莫非你还真当土皇帝当上瘾了?他们现在没有任何过错,仅仅因为拒绝缴纳酬金你就要发兵,这后果必然是城中人心惶惶,到时候城中百姓出走,我看谁来养你这土皇帝。”赵田郎愤然说道,真是瞎了眼,竟然让这么一个东西当了统领。

    “哈哈,你先别生气,我逗你玩的。”一下子,万二原本严肃的脸换了表情,变得嬉皮笑脸,这才是他认识的万二。

    “滚你大爷的,老子那有心情跟你闹着玩。”赵田郎说着,上去给他万二一脚,万二慌忙躲避,样子有些滑稽,完全没有刚才的霸气。

    “还不快把他们追回来。”赵田郎说道。

    “追什么,我自有办法。”万二说道。

    此刻,军中的扶君卿已经集结好了全部士兵,一个个站的笔直,一股肃杀之气扑面而来,他们手中的长矛闪着寒光,让人不寒而栗。

    “出发,城东崔家。”扶君卿有气无力的说道,一看就是喝多了。

    他可不管那么多,他只管带兵,让打谁就打谁,打得过打,打不过也要打,这,就是一个将士的职责。

    在江湖,一身逍遥,侠行天下,在庙堂,满身杀伐,踏八荒,扫六合,这,就是他扶君卿。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八百多人整整齐齐的迈开脚步,向着城东进发。

    这些士兵心里清楚,这位扶教头可不是好惹的,想起他的那些训练方法,可真是生不如死,要是谁被他给记下了,准保叫你脱一层皮。

    扶君卿这个奇葩早就已经坦白,从他进入军中的第一天就跟士兵说明他并不是什么燕地大罗剑仙蔡全,这让原本满怀期待的士兵心中有些不满,有几个胆子大的竟然敢当着他的面嘀咕。

    这可让扶大少爷不高兴了,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直接动手,一剑将他们挑翻,在城墙上挂了一整天,这下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了。

    一排排披甲士兵走在在大街上,原本热闹的街道变得鸦雀无声,只能听见齐刷刷的脚步声,根本不见其他人影,颇有一种满城尽带黄金甲的感觉。

    万二早就已经在城东等候,看到一排排士兵,心中不由得升起了豪情,一种征战天下的豪情,男儿就应该如此。

    “见过大统领。”吼声如雷,不断的在城中回荡,大杀镇四方。

    “出发。”说多了都是费话,出发两个字足以,万二也是喊的撕心裂肺。

    城东崔家。

    “老爷,那姓万的真的来了,带着他那几百大军,已经到达城东,片刻之内就能来到我们崔家。”一个家仆急急忙忙给崔守蔡说道。

    “慌什么,我就不信他敢拿我怎么样。”崔守蔡说道,但有些颤抖的双手说明了他得内心并没有嘴上那么平静。

    “哼,好大的排场,你还真能屠我崔家?真当我是泥人不成?”崔守蔡说道,咬牙切齿,恨不得吃了万二的肉。

    “老爷,来了,他们来了,就在门口。”又一个家丁慌忙的跑了进来。已经被门口的大军吓得屁滚尿流。

    “没用的东西,给我滚一边去。”看到他的模样,崔守蔡骂道。

    “吩咐下去,开门迎客,我倒要看看这帮牛鬼蛇神能玩出什么花招。”

    “万将军,大老远过来也不通知一声,有失远迎,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此刻,崔守蔡站在朱红色大门前,对着骑在马上的万二说道,语气中不见一点慌乱,一看就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

    在这乱世之中,能够来往经商,哪个能没有些手段背景,不然恐怕早就被抢光了。

    “那就恕你无罪。”万二说道,这可是十分嚣张,把崔守蔡原本准备好的说辞一下打乱。

    不按套路出牌,这本来就是万二以前常用的手段,一个泼皮无赖,那有什么规律套路,只要能达成目的。其他的都不重要。

    “想必崔老板知道本统领的来意吧。”万二看他不说话,接着说道。

    “还望将军明示。”揣着明白装糊涂,崔守蔡说道。

    “那天诸位让我出兵剿匪,我也答应了,你看,大军已经集结,马上就可以踏破黄石山,想不到你们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给我使绊子,诚心拿我万某人开涮不成。”万二说道,怒目圆睁,说不完的愤怒。

    听到他的话,身后的士兵手中的大刀猛然出鞘,哗啦作响,寒光刺眼,摄人心魄。

    这下可真把崔守蔡给吓到了,刚才能够故作镇定已经不错了,现在看到眼前这么多明晃晃的大刀,随便一个在他脑子上来一下那就是人头落地,他的腿忍不住打颤,如同筛糠一般。

    这其实是人之常情,除非是久经沙场之人,平常人谁能坦然面对这么多利器,还是对着自己的利器。

    “万将军息怒,是小人的错,还请万将军赏光先到寒舍喝口茶水,咱们慢慢谈,如何?”崔守蔡强忍着颤抖说道。

    “我倒要看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来。”万二说着弯身下马。

    万二三人在崔守蔡的带领下进入崔府,这崔守蔡还真是有钱,府中假山林立,一湾清泉蜿蜒穿过,上边还架着一个个白石桥,水可清澈见底,不时有一群鱼儿游过,过不了几步就有一家丁丫鬟。

    “崔老板你这生活,我看着都羡慕。”万二说道。

    这可不是瞎说,他的确是羡慕,虽然他现在已经是衢州城主,但也仅仅是住的地方好了点,脱离他那三间小破茅屋,捡了李白道住剩下的宫殿,吃得都是去赵田郎家解决,他这大统领的日子过的也不容易。

    “万将军见笑了,您是衢州城主,怎是我这小小的商人能够相比。”崔守蔡赶紧说道,生怕让这万大将军不满。

    万二没有再说话,不一会,他们来到了大厅中,万二毫不客气做到了主座。

    “崔老板,说说吧,今天你定要给我个满意的答复,不然我这些士兵也不是吃素的。”万二说道。

    “万将军,实不相瞒,我实在是虚有其表,现在是乱世,生意不好做,我真的一下子拿不出来那么多钱。”崔守蔡说道,说着,还装模作样的摸了一把眼泪。

    万二看着他,喝了一口水,并没有说话。

    “不要这样,我先拿出来二百两孝敬诸位兄弟,剩下的慢慢给,怎么样?”看万二不说话,他接着说道。

    “这个答复,我并不满意。”万二说道。

    “我也不满意,今天我就把话说明白,你要是就这样回去,以后这兵我没法带,你自己带吧。”一直没说的扶君卿突然说道。

    “听到了吧,崔老板,不是我不近人情,门外那么多兄弟,总要有个说法吧,区区二百两能封住那些兄弟的嘴吗?”万二说道。

    看着他们两个一唱一和,一旁的赵田郎心中竖起来大拇指,都是人才。

    “五百两,万将军,这是我的极限。”崔守蔡看二百两根本无法让他们收手,再次说道,他的心在滴血,商人重利,这前前后后已经损失了一千五百两,让他怎么能不心疼。

    “你是在跟我讲条件?一千两。一个铜板都不能少。”万二说道。

    现在他才感觉到有权有势是多么的舒服,以势压人,真是畅快,如果以后真的能够问鼎天下,权势滔天,是什么样的感觉?

    如果说当初那几个士兵对他的侮辱在他心中种下了不甘的种子,现在,那种子早已生根发芽,正在一步步壮大,早晚有一天会长成参天大树。

    “传令,让兄弟们都进这崔府坐坐,我们都是粗人,给他们说小心点,别弄坏了崔老板的房子。”等了一会,万二看他不说话,直接下了命令。

    “慢着慢着,一千两,我拿还不行吗。”崔守蔡说道,现在他眼神混浊,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精明,屈服在了万二的淫威之下。

    不一会,一千两白银整整齐齐的摆在万二面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的万二一直盯着看,不时咽下一口口水,一旁的赵田郎实在看不下去偷偷的在后面拍了他一下,这才缓过神来。

    “叫几个兄弟把崔老板的好意收起来。”万二吩咐道。

    按照崔守蔡的想法,这姓万的拿到钱财应该就会离开,谁知道完全不是这样,他根本没有要走的意思,一直不断的扯东扯西,偏偏自己还得陪笑。

    转眼,日落西山,鲜红的彩霞照应在天边,异常美丽。

    “天色也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今天还真是打扰崔老板了。”万二说道,表情十分温和,跟方才完全像是两个人。

    “不打扰不打扰,万将军一路顺风。”这姓万的终于要走了。

    “你就没什么要对我说的?”万二说道。

    “那,要不留下来吃个便饭?”崔守蔡说道,说完他就知道不好,想不到这人竟然可以不要脸到如此地步。

    “那怎么好意思啊,给兄弟们说,今天崔老板要请我们吃饭,大家都别客气,放开了吃。”万二说道。

    月明星稀,这是一个罕见的晴天,深巷里不时传来声声犬吠,惊醒了不知哪个梦中之人。

    一直到深夜,崔府才灭了灯火,在崔守蔡的目送下,那大片的身影远去。

    他的目光逐渐变得凶狠,陪了一天的笑脸,肌肉都有些酸痛,拳头紧握。

    “姓万的,你欺人太甚。”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