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众军听令,前往黄石山,接兄弟们回家。”现在还不是感慨的时候,黄石山上或许他们还在浴血奋战,或许他们都已经身死,但不管是死是活,都必须把他们接回来。

    打开城门,几百人再次出发,浩浩荡荡。

    雨过天晴,金色的太阳露出脸,空气异常的清新。

    等到他们到黄石山入眼是满地的尸体,杂乱无章,如果没有人来给他们收尸,结局肯定是让山中的野兽给分食。

    宗懿已经退走,他收到了消息,想不分万二竟然绝地反击,就连杜弘都已经身死,等到衢州城的大军来援他们想走就没那么容易。

    之后他们就看到一人笔直的站在尸体堆上,手中的长剑支撑着他的身体,长发散乱,身上血迹斑斑,惨烈至极。

    扶君卿在此,谁敢来战,还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他的身后,原本的一百多士兵已经仅仅剩下十八人,他们或站或跪,但始终没有放下手中的兵器。。

    “秀春楼已经包好了,兄弟们可都还有力气再战?”万二声音颤抖的说道。

    他们都是勇士,无论生死,如果没有他们,恐怕现在衢州城已经被杜弘占领。

    听到他的话,那些士兵再也撑不住了,一个个都昏死了过去,终于可以放心的睡一会了。

    不用万二吩咐,身后的士兵小心的将他们抬起来,生怕用大一点力气就会打扰他们的美梦。

    “把他们都安葬了吧,黄泉路上说不定还可以一起喝碗水酒。”万二说道,语气中带着悲切。

    这些人本就不相识,却成了相互只能死战的敌人,下刀的那一刻,不知他们有没有些许不忍,现在又被埋在一起,只有漫天的枯草与之为伴,何其嘲讽。

    回到城中,万二将之安顿好就径直去见赵田郎,婵儿的事情总要有个交代,纸,永远是不可能包住火的。

    进门之后是长时间的沉默,他不问,他也不说,只是赵田郎的手在不断颤抖,随着时间流过,颤抖的越来越厉害,最后甚至全身都如同筛糠一般,他脸色煞白,嘴角都被咬出了丝丝血迹。

    他希望听到万二说话,希望听到他说是虚惊一场,希望看见那女子跑过来叫他哥,却注定是等不到了。

    万二起身快步离开,从始至终,两人都没说一句话,但其中的意思两人都懂。

    他没有回头看一眼,生怕看见那个高傲的男子的脆弱,有些伤,还是自己面对的好。

    他不知道,在崔守蔡家的暗道密室中,一女子正坐在长案边上,跳动的烛光照应着她认真的脸庞,那是一种不染世俗的天真,城外因为她发生的血雨腥风丝毫没有吹进。

    踏踏踏。

    一阵脚步声传来,不急不缓。

    “王先生,你回来了。”看到来人赵婵没有一点意外,平静的对他说道。

    自从那人把她从青石巷强行接来之后就一直把她留在这里,有吃有喝,没有做任何出格之事,甚至两人成了朋友。

    这姓王的先生博学多识,没事的是就跟他说一些奇闻趣事,常常让她深陷其中,两人还一起下棋,当然,赵婵根本不是对手。

    “外边没有发生什么事吧,万二哥和我哥他们怎么样了?”这才是她真正关心的。

    尽管他没有伤害自己,但赵婵明白,这人绝对有所图谋,如果不是针对自己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万二他们。

    “他们可好得很,只是有些人就没那么幸运喽。”那人说道,语气温和,带着些许笑意,这几百人命也就只值不幸二字。

    “他们回来了?”赵婵听了他的话,问道。

    “是。”那人点了点头说道。

    “我要出去。”赵婵说道,她明白万二他们如果找不到自己定然会心急如焚。

    “好。”出乎她的意料,那人同意的如此干脆。

    暴雨过后,衢州城的地面还有些泥泞,那人为赵婵雇了一顶轿子,自己则徒步走在这已经被清洗过的衢州城,呼吸着这久违的清新,沁人心脾。

    “我要见万大统领。”来到城主府门口,那人对守门的护卫说道。

    “你是何人?”护卫问道。

    “送行之人,送礼之人。”那人继续说道,双手背后,胸有成竹。

    “你就进去禀告,他一定会见我的。”看到那士兵有些疑惑,他再次开口说道,语气十分笃定。

    “城中之事,是否与你相干?”正如他说的一样,现在,万二就站在他面。

    “在下一手谋划。”那双狭长的眼眸盯着万二说道。

    “你可知道下场?”万二强忍着说道暴怒说道,他不相信这人是来送死。

    “下场?莫非万大统领想要赏赐我些什么?”那人说道。

    “赏你个人头落地如何?”万二心中怒火中烧,眼中布满血丝,盯着他说道。

    “为何?”那人问道。

    “火烧青石赵府,又害我损失几百弟兄,你还问我为何?”万二说道,他心中有感,这人绝对非比寻常,不然他也不会浪费这么多口舌。

    “数百人换一城,有何损失?”他反问万二。

    “我若是你,此刻已经在去往毫州城的路上。”那人又说道,看来他对形势非常清楚。

    “毫州城已是我囊中之物,早取晚取,有何区别?”万二说道,透着无比的自信,经过这次的洗礼,他已经初备了争霸的资格。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不然那些商人就是你的下场。”万二再次说道。

    “这次我是为了送礼而来,若万大统领看了我的礼物之后还想杀我,那在下无话可说。”那人说着,走向了轿子,轻轻的打开,一声低语。

    缓缓的,一个身影走了出来,在明媚的阳光下异常的耀眼,甚至把万二的眼都晃的通红,眼泪都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万二哥,你回来了。”

    熟悉的话,熟悉的声音,熟悉的人,不一样的心情。

    “婵丫头,你上哪去了?怎么都忘了回家。”万二的声音哽咽,没有人知道他现在的心情,但他流下的,一定是欣喜的眼泪。

    看到万二的模样,赵婵知道她不在的这段时间一定发生了什么,是什么变故让一个男子如此难过。

    她跑过去一把抱住了万二,抱住了这个让她难以割舍的男人,他们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紧密相连,这辈子都不可能分开。

    万二哭了,哭的像个孩子,狠狠的抱住赵婵,永远都不想放开。

    现在的他不再是那个提着滴血屠刀的无情将军,泪水诉说着他的委屈。

    世间谁生就是无情人,不过是被逼无奈罢了,无情之人最多情。

    既然老天再次给了我机会,那我就不会让你受到一丝伤害,哪怕是尽屠天下,背上千古骂名也在所不惜。

    那双狭长的眼眸就这样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人,看着这久违的温馨,不知是否也触动了心中的那一抹柔情。

    “你到底是何人?”终于,万二收拾好情绪,看着眼前这让他捉摸不透的人说道。

    如果真的像他所说,这一切不过是他布下的一场博弈,以几百上千人的性命送自己一城再加上黄金无数,他所图到底是什么?

    “王家之礼,王之礼,见过万大统领。”那人一脸严肃的拱了拱手开口说道,语气中说不尽的郑重。

    万二怎么也想不到,以这么一特殊的方式谋面的两人,以后注定要共谋天下,鞍前马后,鞠躬尽瘁,在所不惜。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