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王婷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衬衫,微微歪头,一边擦着头发一边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微胖的小脚丫,十指犹如十颗雪白的珍珠,整齐的排列着。

    笔直的双腿没有一丝赘肉,白皙如雪,其上还挂着点点水珠,好不诱人。

    再往上,却被衬衣遮挡了起来,只是微微晃动间,春光可见。

    “看什么呢!”见柳牧眼睛都直了,王婷忍不住啐了一口。

    “没什么。”柳牧不断摆手,笑嘻嘻地说道,“姐,你真漂亮!”

    “别人说这话是耍流氓,不过你说嘛,姐相信!”王婷也是一笑,坐到了柳牧身旁正色说道“柳牧,这次多谢你了,姐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你呢!”

    “姐,你就别跟我客气了。”柳牧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你如果不提拔我,也不会出这事儿,我到现在还有些内疚。”

    “就算没有今天这事儿,我也打算辞了张传杰的。”王婷叹了口气,“他的确为好味斋贡献了很多,可他的人品,让人不敢恭维。”

    “一个人一个性格,姐,这事儿过去了,别多想了。”柳牧安慰了一声,话锋一转道,“姐,明天我要请天假,至少也要一上午。”

    “有事么?”王婷点头问道。

    “去订婚。”

    “啊?!”

    此话一出,王婷被吓了一跳:“柳牧,我可从没听说你谈恋爱了啊,居然要订婚了,发展这么快?跟谁啊?!”

    “任家的三小姐,任春雪。”柳牧抿了抿嘴唇,低声说道。

    “任春雪?云城人尽皆知的痴傻丑女?!”王婷失声叫道,“柳牧,你这么年轻,不但长得帅,还懂医术,将来什么样的女孩儿得不到,怎么偏偏选了任春雪?!”

    “这门亲事,是任家跟我叔婶定下来的。”柳牧满脸无奈,“我也是为了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不然我绝对不会同意。”

    “姐,你知道,有些事情,身不由己。”

    “行吧,你决定了,姐不会劝你什么,不过你如果需要帮助,一定跟姐说,好吗?”王婷冲柳牧笑了笑。

    “我知道了,谢谢!”柳牧点了点头。

    “很晚了,睡吧,明天一定要穿的帅一些哦!”王婷冲柳牧眨了眨眼睛,不觉伸了个懒腰。

    胸前的饱满,透过宽大的袖口被柳牧看了个通透。

    樱桃微翘,颤颤巍巍,分明在嘲笑柳牧是个敢想不敢做的胆小鬼。

    以至于柳牧在那一瞬间,又懵了。

    “真是个呆子!”注意到柳牧的表情,王婷也是忍俊不禁,转身往楼上走去。

    扭动的腰肢,丝毫没意识到给柳牧带来了多大的冲击。

    第二天大清早,柳牧三人在任天成所在的别墅区门口会和。

    看着柳牧这身打扮,赵凯气就不打一处来:“我说柳牧,你就不能穿身像样的衣服?白背心大裤衩也就罢了,你穿双拖鞋来算怎么回事儿?!”

    “昨晚没回家,能穿什么好衣服,总不能让我穿着工作服来吧?”柳牧没好气的问道。

    “怎么跟你叔说话呢!”赵凯一歪头,手指头点着柳牧的胸口,“等会儿去了任家,你一句话都不要说,只听我们说就行,明白了么?”

    “你是赵凯,来定亲的?”就在这时,一男一女两夫妻从外面走了过来,打量着三人,一脸鄙夷。

    “对对对,你们是?”赵凯连连点头,尽量让自己保持严肃,只是脸上的伤痕,却让人感觉十分的滑稽。

    “我是任春雨,这是我老公冯剑锋,你们跟我来吧!”任春雨说完,挽着冯剑锋的胳膊向小区里走去。

    “这孩子,什么态度?!”王学梅打量着任春雨,不满的嘟囔道。

    “你给我闭嘴,忘记昨晚被老子抽了?!”赵凯狠狠瞪了王学梅一眼,这才乐呵呵的跟了上去。

    任家,同样住在紫郡山别墅区,距离王婷别墅只有百余米。

    不过任家别墅的规模,几乎是王婷家的两倍,单单从外面看,就有种狂拽炫酷吊炸天的感觉。

    “老弟,没想到你们来的这么早,我们也没准备一下。”见一家三口进屋,任天成虽然嘴上客气,但也没什么表示,直接坐到了沙发上。

    这倒是显得赵凯尴尬了。

    “老弟,你昨晚跟我说,让这两个孩子先订婚,你是怎么考虑的啊?”任天成翘着腿,剪了根雪茄,一边吸着一边问道。

    “任大哥,你看,柳牧这就入赘到任家了,两个孩子结婚之前,该走的程序得走一遍吧?其实我考虑的也不多,就是想着,能不能给我们家一份彩礼?”

    “赵凯,你想什么好事儿呢?!”

    “我们两家本来就门不当户不对,柳牧入赘任家,那是你们高攀了!”

    “再说了,这柳牧就是个小小的服务员,社会最底层的工作者,有什么资格要一百万彩礼?”

    “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吧?!”

    任天成还没开口,一旁的王莹莹就忍不住怼道。

    “王姐,两个孩子这就要结婚了,咱们两个还是本家,你看……”王学梅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开口说道。

    “谁跟你是本家?你少跟我套近乎!”王莹莹冷哼道,“我家女儿虽然痴傻,但想娶的人大把,你是不是以为吃定我们了?也不撒泡尿照照你们一家都是什么德性!”

    “啪!”

    王学梅怒了,嗤笑道:“柳牧入赘,以后就是你们任家的人了,生了孩子跟你们任姓,跟我们赵家有半毛钱关系?要你份儿彩礼天经地义!都是千年的狐狸,你跟老娘玩儿什么聊斋啊?!”

    “王姨,我敬你是长辈,还望你对我妈客气点,不然别怪我对你不敬!”任春雨走了过来,沉声警告道。

    “你个臭妮子,你跟谁俩呢?!”王学梅一听,挽起袖子就打算开撕,“刚才我就看你这妮子不顺眼,有本事你们娘儿俩一起上!”

    “都给我闭嘴!”任天成微微皱眉,“老弟,你说的彩礼这事儿,是我疏忽了,你觉得多少彩礼合适?”

    “其实也就是走个过场,以后不都是孩子的?”赵凯笑呵呵的搓了搓手,“嗯,你给一百万意思意思就得了。”

    “你当钱是大风刮来的?一百万?你他妈怎么不去抢啊?!”一听这话,冯剑锋也不乐意了,“爸,这婚咱们不结了,张口就来,一百万?呵呵……”

    微微摆手,任天成淡淡的问道:“老弟,你是打算把你侄子卖给我们对吗?”

    “拿一百万出来,对你来说不困难吧?”赵凯依旧是一副乐呵呵的模样。

    “我是个生意人,任何事情都看重利益,你张嘴就要一百万,你让我怎么说服自己给你这个钱呢?”任天成朝赵凯吐了个烟圈儿,淡淡的问道。

    “小子,你娶媳妇儿,给了多少彩礼?”赵凯一愣,抬头问向冯剑锋。

    冯剑锋脱口而出道:“三百一十八万啊!”

    “你看,你女儿要彩礼,那可是三百一十八万,柳牧入赘你们任家,其实算是任春雪娶柳牧,只要一百万,根本不多啊!”赵凯摊手说道。

    “你个老匹夫,你诈我!”冯剑锋脸色一黑,指着赵凯喝道。

    “我就是随便问一句。”赵凯又笑了。

    “话虽如此,可男女也不一样,你要一百万,确实多了。”沉吟片刻,任天成还是摇了摇头。

    “对,这钱不能给,这个老匹夫,就是掉进钱眼儿里了,气死我了!”一旁的冯剑锋,捂着胸口,指着赵凯,喘息声越来越大,紧接着往地上倒去。

    “老公!”任春雨一惊,立马抱住了冯剑锋的头。

    冯剑锋只是一个劲儿的喘息,表情痛苦万分。

    “好女婿,这是怎么了?”王莹莹也跟着跪在一旁,一边捋着冯剑锋的胸口一边问道。

    “他心脏病发作了,药呢?!”任春雨脸色大变,立马翻起了包,“糟糕,来的太急,忘记拿药!”

    “你这闺女,这么重要的事儿怎么能忘?这下可怎么办?!”一向镇定的任天成,一听这话也慌了神。

    “老公,你振作点,你别吓我啊!”任春雨抱着冯剑锋,眼泪都下来了。

    “这孩子,年纪轻轻的怎么会有心脏病啊?”赵凯脸色有些难看,弱弱的问道。

    “还不是被你这老匹夫给刺激的?!”任春雨猛然扭头瞪向赵凯,“我老公如果有个三长两短,我杀了你全家!”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