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我想饶了你,可是你们打算饶了我么?”柳牧嗤笑道,“我已经告诉你们不要声张,更告诉了你们一个崛起的契机,可是你们把握了么?”

    “裴圆圆,你还不滚出来!”裴大发眉头一皱,随即怒声喝道。

    裴圆圆早就已经瑟瑟发抖了,这会儿被点名,更是身子一颤,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扑通”医生跪在了柳牧面前,“柳大爷,我错了……”

    “你错了还是我错了?”柳牧耷拉着眼皮问道,“之前就一直对我怀疑,居然还向王灿瑞他们通风报信,你就这么希望我死么?我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没有!”裴圆圆哭的都快背过气儿去了,“本来我是怕等他们找上门来,我们整个裴家都得赔进去,我不也是怕出事儿了么?谁知道……谁知道……呜呜……”

    “爸,圆圆也是为了裴家。”一名中年女子,忍不住站出来说道。

    “啪!”

    此话一出,裴大发直接一巴掌抽了上去,冷冷的骂道:“为了裴家?她这就是在作死!你以为王家就算杀了他们,裴家就能苟且偷生?糊涂!”

    “裴家主倒是有几分见识!”柳牧微微一笑,“王家可不是什么好东西,王灿瑞更是蛇蝎心肠,如果我们真的被杀了,整个裴家,都得陪葬!”

    “柳先生,这事儿是裴圆圆的不对,您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裴大发冷哼一声,随即对着柳牧深深地躬身说道。

    “家主?!”此话一出,裴圆圆难以置信得看着裴大发。

    柳牧根本没有给他们在说话的机会,一道紫色真气凝化的龙爪突然出现,狠狠地轰在了裴圆圆身上。

    裴圆圆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拍飞了出去,身子狠狠地撞在远处的假山上,撞得假山四分五裂,裴圆圆也吐出一口鲜血,趴在地上不知死活。

    “这一次,我就放过她,不过我废掉了她的修为,算是对他的一个教训!”柳牧冷哼一声,“还希望,你们好自为之!”

    “这次的确是我们裴家的错,多谢柳先生的不杀之恩!”微微松了口气,裴大发对着柳牧深深地鞠了一躬说道。

    “爸妈,你们没事吧?”不再理会裴大发他们,柳牧看着任天成夫妻二人,忍不住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自己养大的女儿,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还是有些不太接受。”任天成冲着柳牧微微一笑,低声说道。

    “该发生的,早晚都会发生的,你们也别太伤心。”柳牧感慨地说道,“这件事情,是王灿瑞的错,时机成熟之后,我会找到王灿瑞,亲手杀了他!”

    “一切,就都拜托你了!”任天成微微点头,十分严肃的看着柳牧说道。

    “爸妈,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我们再找个其他的住处。”柳牧接着说道。

    “嗯……”二人也没有多言,直接听从柳牧的安排了。

    柳牧,打算暂时住在博家。

    同为一流家族,博家的底蕴要比王家强大的多,而且有张胜春的关系,博家不会不收留他们,毕竟只是五个人,随便安排几个房间,也就能让他们住下了。

    而博东来,对于柳牧的到来竟丝毫不感到意外,直接收留了五人,在第一时间安排了三个上好的房间供他们休息。

    原来裴家的事情,博家居然已经知道了,而博东来更是笃定柳牧回来这里投奔他,毕竟,出了博家,也没有人敢再收留他们了。

    这让柳牧对博老爷子刮目相看了。

    看来能够成为一流家族的族长,也的确是有几分本事的!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柳牧吃过早饭,嘱咐了任春雪她们几句话后,直接离开了家。

    随后,柳牧晃晃悠悠的来到了一个迪厅,打算喝上几杯。

    门口几个混混儿,见柳牧冲着迪厅过来,直接喝道:“干什么的?!”

    “我找你们老大聊聊。”柳牧冲几人笑了笑说道。

    “迪厅还没开始营业,我们老大也不再迪厅,你找错地方了!”为首那人,不耐烦的摆手喝道。

    “在唬我呢吧?据我说知,你们老大,就是在这里面吧?”柳牧呵呵一笑,上前一步问道。

    “艹,我说没有就没有,你他妈还敢反驳?”见柳牧这般,那人脸色顿时暗了下来,缓步上前,二人相距不过一米,柳牧甚至可以看到这小子鼻孔里面的鼻毛。

    “跟他这么都废话干什么,直接揍他!”后面几人,不耐烦的叫道,“咱们等会儿还得打牌,可别让他浪费了我们的时间!”

    “小子,听到了么?”那人冷冷的开口道,“我们还有事,没空陪你玩,赶紧滚!”

    “我找你们老大。”柳牧好像没听到几人的话,又将问题带到了最初。

    “我曹尼玛!”那人脸色一变,一巴掌抽向柳牧的脸颊。

    他已经忘记有多久没有人敢在这儿闹事儿了,要知道这里可是侯二的地盘,作为王家下属所管辖的灰色势力,侯二的威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可这小子,却还要点名要见侯二,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砰!”

    那人的手在距离柳牧还有三十公分的时候就像是拍在了铁板上,那剧烈的响动之后,那人只感觉手骨全部碎掉了,不禁惨叫一声,捂着那只手原地跳了起来。

    “怪不得赶来惹事,原来是个练家子?”双眼一眯,其余几人立马走了上来,手里出现了铁棍,砍刀。

    “我说了,我找你们老大。”柳牧淡淡的说道,“我不想为难你们,你们也不要让我为难,否则……”

    “你去跟阎王爷说吧!”几人根本没有将柳牧放在眼中,几人同时出手,出手就打算将柳牧置于死地。

    柳牧微微摇头,气息一放,直接轰在了几人身上。

    “砰!”

    一声巨响,迪厅门直接被几人的身体给撞了开来,玻璃制作的大门应声而碎,引得里面的人,全部往门口冲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