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刚走进城里的时候,众人都愣住了,因为城外都是士兵,城内竟然都是穿着女装的男人,包括城墙上,城底下,所有的士兵都是身着白裙,扎着两个马尾辫,胡茬子拉萨的,手中拿着长刀。

    于军笑了起来,于龙于虎也是笑,而唯独马爷不笑。

    “马爷,为何这里的男人都要穿裙子扎辫子呀?”说到这,马爷却是惆怅了起来。

    “要说原因还是在十年前,十年前,我与眼镜蛇结为兄弟,那时我们是多么的逍遥和快活,虽然说势力没有如今的大,但是总体来说还是吃喝不愁。

    于军点了点头,众人听着马爷讲话。

    ”后来,恶魔谷的谷主相中了眼镜蛇的实力和聪明,便派妖精下山来收服眼镜蛇,那时我们还开武馆,眼镜蛇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主,后来,他拒绝了谷主的邀请,这谷主一怒之下竟然派妖精进他们家,把他所有的家人都杀死了,眼镜蛇因为痛失家人,自此沉沦了下来。

    “哦?”于军眉头紧锁,看一下那于龙于虎,他们也是恶魔谷的人,这些事情他们自然是有所耳闻,但是他们只是粗略的了解,细节还并不清楚。

    马爷又继续说道,“眼镜蛇当时有一个女儿,这女儿长得水水大方,年龄十六岁,她是一个可爱聪明的女孩,每日穿着白裙,扎着羊角辫,后来,被恶魔谷主杀害,这眼镜蛇为了思念女儿,他决定让所有的士兵在城里都穿女装,扎着羊角辫,其实兄弟们都很痛苦,但是看着眼镜蛇如此思念,也就穿了。”

    于军点了点头,内心惆怅之感,“每个人都有故事,每个人都有过去,想不到这眼镜蛇当初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马爷点了点头,后来他的生活作风和一切都越加的变态,“我想他大概是人格分裂了。”

    坐在前面的时候,看到前方有一个小型的迷宫,迷宫的进口都有士兵在把守,站在前面感到一种浓重的压迫感,于军皱起了眉头,他发现城墙的四周都是戒备森严,众多士兵把别的地方保护的水泄不通,而唯独迷宫这里把守的士兵却很少,仅仅只有两个人。

    这两人一脸的懒散状态,似乎看迷宫十分的轻松,“这城前,为何有迷宫?难道这是进城的必须之路”,于军皱起了眉头。

    “嗯。”马爷点了点头,“这里的确是进城的必经之路,你知道为什么我们的势力会快速做大做强么?”

    马爷看着面前这个迷宫却是自豪的一笑,于军疑惑的摇了摇头,“不知有何妙计?”

    “这个迷宫是迷魂宫,普普通通的下神就能够进去,但是迷魂宫里面是一关关的挑战,通过者才可以出去,眼镜蛇也是为了势力的兄弟,每次进进出出,必须通过迷宫,经历了一次次的挑战,自然每一个人都会实力提升,所以每一个人的实力都有所提高,整个势力都会战斗力提升,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势力做大做强的原因。”

    于军点了点头,“看来这个势力做成如今这般强大,也不是没有道理,可是迷宫的名字叫迷魂宫,不知,进入迷宫有什么规则呢?”

    马爷一笑,“进入迷宫最少为两人,也就是说,一个人是不能进去的。”

    于军挠了挠头,“为什么呢?”

    “因为进入迷宫,迷宫里会有神秘力量,使你迷失神智,你会与另一个人进行打斗,如果另一个人赢了,那就可以出去,如果失败便会在那里,继续等待进入迷宫的人。

    于军吃惊的愣在那里,“那也就是说,迷宫里会一直留人?”

    马爷点了点头,“不会一直留人,如果哪个倒霉蛋一个月没有走出迷宫,他便会被势力赶出去,而选拔的优胜者会留下来。

    于军点了点头,“那这迷宫天天都会开启吗?”

    马爷一笑,“是的,天天都会开启,每天进出必须路过迷宫“。

    于军这才恍然道,“那我们几个人也要走迷宫?”

    马爷一笑,“按正常讲的话,得要走迷宫,可是现如今我们有重大的事情要办,不能随意的消耗元气,我带你们走捷径。”

    于军点了点头,前面的车夫已经驾马车来到了迷宫的大门口,大门口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门,有着像玻璃一样的墙壁,墙壁是透明的,于军能够很清晰的看到里面,只不过里面灰蒙蒙的。

    于军看到在大门前站着那两个士兵,之前还很懒散,不过看到马爷的马车时,他们都敬礼,其中一个士兵跑过来单膝跪地,“马爷,请你走下车来”,因为这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无论是眼镜蛇还是任何人,走进迷宫前必须下车。

    马爷从马车上走了下来,领着一行人。

    那两个士兵看了看于龙于虎,怯生生的问道“马爷,不知这二位是?”

    马爷笑着走了过来,却啪的一下扇了士兵一个嘴巴子,“臭小子,马爷带来的人也是你能够随便打听的”

    “是……是我错了”

    这士兵双膝跪地不停磕头,他知道马爷虽然外表和善,但是杀人如麻,另一个士兵也是跪在地上,两个士兵趴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

    一行人走进了迷宫,与想象的不一样,迷宫外面看着灰蒙蒙的,但是里面却是从蔚蓝的一片,犹如进入海洋一般,马爷一挥手,原本像海洋一般的迷雾顿时消散了。

    “我现如今已经把这迷宫暂时破解了,我们现在可以毫无阻碍地直接通过迷宫”,众人走上了前去,越往里走,于军也是越加的胆战心惊,因为发现在两旁都是尸体,而且都是三神壁中神的尸体。

    这些中神的尸体被高高的摞在了一起。

    有些尸体因为时间长远,早已经腐烂变成了一堆骸骨,于军发现这里每一具骸骨都是三神壁中神?于军一脸疑惑,按理来说这里应该都是三神壁下神才对。

    三神壁中神是很强的,最起码比三神壁下神要强,为什么一具三神壁下神的尸体都没有见到?同样的道理,于龙与虎也是内心疑惑。

    马爷却一笑,“这里所有的尸首都是三神壁下神”,这句话兄弟三人全都错愕的愣在了那里。

    于军一愣,“马爷我刚才感应到这些尸体都是三神壁中神,不会错呀”

    马爷停下脚步,在一个尸骨旁边停了下来,这尸骨已经变成一堆骸骨,排骨上面竟然还连着筋,将上肢掰了下来,从中间掰断,竟然发现在这骨头的里面都是一只只白色的小虫子。

    这些小虫子元气特别的浓郁,马爷一笑,“这白色的虫子叫做尸虫,平时在这迷雾里,白色的虫子吸收这里每一个人的元气血肉血脉,其实,他们已经把这些尸骨的元气吸收的所剩无几了,甚至什么都没有,你们刚才感应到的元气,三神壁中神是这些虫子的元气波动,也就是说这些虫子达到了三神壁中神。”

    众人都是愣了。

    果然见到这骸骨的骨髓里面都是白色虫子,像蚂蚁一样密密麻麻,让人头皮发麻,真犯恶心,不过,于军点了点头,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所有的事情都有可能,你看这白色的虫子虽然小,但是一群蚂蚁就可以把整个大坝整垮他,这虫子如果数量多的话,也照样可以把一个三神壁强者秒杀,放下了骸骨,这些虫子又钻进了骨头里。

    马爷走上了前去,一行人最终走出了迷宫,一路上的所见所闻,于军在脑海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象,这些震撼感,他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走出了迷宫,马爷身上的元气波动也逐渐的消散,迷宫又恢复了像蓝色海洋,那些白色的骸骨和尸体再次被蓝色海洋覆盖,门口处站着两个士兵,士兵见马爷单膝跪地,“马爷,请交出你的令牌”。

    马爷一笑,从怀中掏出来了几只白色的虫子交给了两名士兵,两名士兵把白色的虫子放在一个透明的瓶子里,然后放在腰间,“多谢马爷配合,请进!”

    一行人离开了这里,于军疑惑不解,马爷却一笑。

    于军一行人的疑惑,他是明白的,因为每一个进入迷宫的人都是这样迷惑,马爷说道,“其实,要想出去,必须获得那些骸骨里面的白色虫子,白色的虫子也叫做令牌,要想几个人出去,必须抓几只白色的虫子,我们现在十几个人,我刚刚抓到了十多只,如果没有白色的虫子也就是所谓的令牌,是无法出去的,是通关失败。”

    于军点了点头,那些白色的虫子达到了三神壁中神,普普通通的三神壁下神,恐怕没等抓住这白色的虫子,反而让这白色的虫子所秒杀吧,想必那迷宫里面那么多的骸骨,就是被这白色的虫子杀害的吧。

    马爷走上了前去,前面迷宫的终点是一个大门,这个大门是红色的,四周都是朱红色的高墙,大门前面没有士兵,反而很冷清,马爷一挥手,手中的元气发出,大门便打开了,出现眼前的一幕众人都愣住了。

    前面的是一个巨大的广场,这个广场特别的空旷,地面是用汉白玉铺的,广场的四周都是河流,这河流是围绕着整个镇,叫做护镇河,在小河的上面有一个汉白玉桥,桥的上面都是用石头刻的狮子,在桥的最前面,有一座巨大的宫殿,是用琉璃瓦和红色的墙所涂抹的,宫殿两旁还有两个小宫殿。

    只不过这宫殿里虽然很大,但是却没有士兵来把守,似乎这里十分安全,因为能够通过宫殿者都是这势力的顶尖人物。

    一些丫鬟端着茶杯伺候着里面的眼镜蛇,他们的脸上都是恭敬之色,丫鬟长得也有些姿色,身着红色旗袍,当看见马爷的时候却跪在了地上。

    “马爷”,短短的两个字,但是却是透露出一种无人能比的尊贵感。

    马爷点了点头,“不知大当家的在哪里?”

    “大当家的现如今正在屋里看功法,喝茶呢”,丫鬟跪在地上低着头。

    “哦,你去跟大当家的说一下,我要见他。”说话这个人正是于军,此刻于军已经变成了马爷的模样,细细看去与马爷是一样的,可是这丫鬟却并不知道这马爷是于军。

    而马爷现如今是一个身穿白色旗袍的女孩,马爷扮成女孩的样子,就是想用美色来骗大当家的,让马爷趁机杀了他。

    马爷走进了大殿,一行人紧随其后,门缓缓的打开,露出来了里面那慵懒躺在椅子上的少年,这少年长得却很年轻,看样子也就是二十几岁,不过于军知道,这眼镜蛇已经是一个活了很久的妖怪,他只是用元气把自己的模样变成二十几岁。

    这眼镜蛇长得也很帅气,是瓜子脸,浓重的眉毛,头发是黄色的,嘴唇薄薄的,鼻梁很高,脸庞始终都是一抹温和的笑容。

    马爷原本冰冷的脸,立马浮现笑容。

    “二弟来了”

    这眼镜蛇只是淡淡的一笑,竟然透露出一种邪恶的抚媚,丫鬟急忙从旁边递来了一杯茶,眼镜蛇坐在主位上,从上往下俯视,当看到白色旗袍的女人,还有于虎于龙的时候愣住了。

    “不知,这几位是谁呀?”这眼镜蛇特意的在白色旗袍女子停留了一会,然后看一下马爷,他不知道面前这个马爷是于军变化,虽然说马爷的气息漂浮不定,但是依然还是停留在三神壁中神,他也没有多想。

    那白头女子看了一眼,示意于军一定要装的稳定,不要惊慌失措,否则便会露馅,这眼镜蛇是一个十分精明的一个人,小小一个细微的破绽都会让眼镜蛇起疑心的,于军点了点头,这几日他也是跟着马爷,所以说,马爷的动作举止和说话的口头语,他也是会一些的。

    “大哥,贤弟这几日在镇子里待的也是很无聊”

    “哈哈,马老弟啊,你平时可是一个十分忙的一个人,经常去妓院,你还感觉到闲?”眼镜蛇反而感觉到特别吃惊。

    那马爷一笑,“之前镇子里的赌场,妓院,还有武馆,都由我打理,后来你把我这些权利撤掉之后,我当然无聊了。”马爷喝了一口茶。

    “兄弟不也是为了你好,这些事物很繁重,既然你想管理这些事情,一会我便吩咐手下,把这些事情全权交给你处理。”

    那马爷一笑,“我是自由懒散惯了,如果派给我这么多差事,我恐怕还无法管得了呢,恐怕会焦头烂额的”。

    眼镜蛇一听,“马老弟呀,这前前后后的,怎么这么大反差。”

    马爷却是一笑“,哎,上了年纪了,都是有一些颠三倒四的”,看了看身旁的白色旗袍的女子,指了指,“这位小妹妹是我在妓院之中找到的,我看姿色也算不错,不如就送给你吧,作为弟弟的一份礼物”。

    眼镜蛇走了下来,这眼镜蛇的身高比于军还要高一些。看向了于龙于虎眉头一皱,“老弟呀,这两位兄弟是何人呢?”

    于军眉头一皱,进来的时候他忘记了,该怎么解释于龙于虎的身份,幸亏于军也是机智,急忙笑着解释,“哈哈,这两个人是做白袍女子的哥哥,我跟他们说,想要带着他们两个在我们势力谋求点职位,我看这两个人也是一个可塑之才”。

    眼睛蛇点了点头,与马爷交往了得有十几年了,马爷平时虽然有一些放荡不拘,但是却心高气傲,如果能够让马爷都称赞的人,那么这两个人必然会实力很强大,所以眼镜蛇没有多想,反而看见了那白袍女子。

    白色旗袍的女子一脸冰霜,只不过确实长得十分的漂亮,似乎与他的女儿很像这种感觉,让眼镜蛇的心里十分的难受,毕竟在几年前,他的女儿便是被恶魔谷的谷主所杀害,别看眼镜蛇一向强硬,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软肋,也就是说自己的女儿的时候,他就黯然失魂。

    于军眉头一皱,那旗袍女子是马爷变化,不知道眼镜蛇能不能看出来。

    眼镜蛇看着她,反而一笑。

    竟然走上了前去,一只手掌捏住了这女子的脖子,冷声说道,“小样的,我告诉你,从你们一开始进入大殿的时候,我就把你们看穿了,马爷扮成一个娘们,别以为我认不出来”。

    眼镜蛇的一番话让所有的人都愣住了,他居然早都发现了这旗袍女子才是真正的马爷。

    见此,于军忍不住了,他浑身发出金光,手掌出现风雷之力,然后劈向了眼镜蛇的脑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