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18章 18.仗义每多屠狗辈 (第1/3页)

    一室安静。

    同样是一个深沉的夜晚,刘清带着他的属下们悄悄地摸到了怀庆府城下。

    在夜色里,怀庆府依稀还有这前几天被抢掠的痕迹,最起码那扇城门一看就是新换上去的,甚至还有这木漆未干的痕迹在上边。

    刘清虽然已经攻破了一次怀庆府城,但是这一次还有莫名的紧张,毕竟现在府城里面有的是大荆朝廷的精锐,京兵大营,虽然听到了曹时年的跋扈,杀掉了他们的千总,导致他们的军心不是很稳,但是他手下这一只流民组成的队伍真的能够获取到这次的胜利么?

    但是,这一切已经别无选择了,自从上一次他们攻破了怀庆府城开始,他就走到了一条单行路上,除了不断的杀戮,不断的前进,不断的掠夺,他却是别无选择了。

    黑沉的夜啊,在夜幕的飘荡之下,逐步的隐没了这个尘世的一切。尤其是对于经历过一次兵灾的怀庆府城来说,这个夜市更加的寂静。

    在城中,郑一凌看着不远处的城门,手中的长刀紧紧的握住,他回头看了看紧随自己的三十名属下,在城中潜伏的这几天,让他们心中憋足了战意。

    胜利,杀戮,富贵,这些词语在每个人的心头旋转着,这个时代,他们有着常人所难以理解的欲望和勇气,?轻轻的叹了口气,郑一凌迅速的回过了神,他对着后面的人说道:“走,随我来。”

    十几个黑色的人影来到了城门的附近,那里京营的士兵已经陷入到了酣睡,只有几个人还在勉强睁着自己困顿的眼神,看着外面的一切,对于他们来讲,从没有想到这一带有人敢于进攻他们把守的城池。毕竟,他们是跟随太祖皇帝征伐天下的精锐。

    但是,突然有一个人突然听到了一个声响,他的神经猛然的就是绷紧了,轻轻的问向了旁边的同伴:“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声音。”“你傻了是不,有什么声音,就算有声音,也可能就是几个毛贼,管他干什么。”一个老兵嘿嘿的笑了一下,接着说道:“这一带的流贼走光了,你怕什么。”听到这个回答,那个人也是自嘲的一笑,怪自己的神经紧张了。

    然而,就在他的笑容还停留在脸上的时候,骤间就是变成了一丝的惊骇,因为,他看到了人,看到了几十个手持长刀的人向着他冲过来,他猛然擦了擦下眼睛,这次错觉么?

    但是这都迟了,他还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他的生命已经终结了,卑微的生命,失去在这个卑微的人间,在临死前,他看到了旁边那个老兵同样恐怖的眼神,不由的有了丝笑意,黄泉路上也不孤单么。

    郑一凌看了看脚底下这两个死去的士兵,对着远方的人,打出了一个顺利的手势,后面的属下们,连忙的跟了上来,杀戮吧。

    摸进了营房,那酣睡的士兵们,在睡梦里面丧生,那精锐的人,最终为大意失去了生命,曾经卑微的流民,这一刻第一次发现他们竟然也是如此的伟大。

    夺取生命的瞬间,就是掌控生命的开端,杀戮。

    在外面的刘清默默的看着,他的身上已经有了一丝的寒意,难道行动失败了么,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城门缓缓的打开了,那是通向胜利的通道么。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喊道:“杀。”

    跑啊,跑啊,跑啊,这些衣着破旧的人们,撒腿向着城池跑去。

    他们每个人的脸上,有着绝望,有着默然,有着兴奋,

    同样的,只有那手上,雪亮刀锋,

    就算在漆黑的夜晚,那上面的森寒,依然让人恐惧,

    入城,杀戮,不知道是谁,在这个寂静的夜晚,恐怖的叫了一声,他仿佛是在敲醒所有的惊惧。

    杀戮,火起,疯狂。

    就让这一切,同样的成为这个人间最成功的祭品。

    这一刻,喊声大作,这一刻,杀声四起,这一刻,血流满地。

    刘清一刀劈向了面前的一个士兵,那是一个面色稚嫩的人啊,这一刻,他的眼神里面,也有着对于死亡的恐惧么,“我不想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