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纳顿走了进来,双眼盯着图吧鲁,问道:“陈霖兄弟是救了纳思的恩人,你这是想干什么?!”

    图吧鲁一愣,转眼向纳思问道:“纳思,这是真的吗?”

    纳思在面对图吧鲁的态度,瞬间就变了,冷冷地说道:“你来干什么?快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图吧鲁脸色一变,讪笑道:“纳思妹妹……你……我这不是担心你吗。”

    纳思不再理他,而是双手紧紧地握住了陈霖的手,担心的问道:“陈霖哥哥,你没事吧,图吧鲁那个坏蛋有没有伤到你?”

    陈霖摇摇头,看着这个叫图吧鲁的傻大个。

    这种人明显的是蠢,人家纳顿首领都已经说了是自己救的人,图吧鲁还要再和纳思问一遍,这不是明摆着打纳顿首领的脸吗。

    纳顿的脸色果然有些异样,他拍了拍在一旁气得发抖的图吧鲁,说道:“图吧鲁,交给你一个任务。你去把卡罗尔部落的所有人在夜晚降临之前召集在一起,咱们部落要举行一个宴会。”

    图吧鲁一喜,说道:“要举办宴会吗?哈哈,首领,您放心吧!我保证马上就把他们都聚集在一起!”

    说罢,便兴冲冲的跑了出去。

    陈霖看着他的背影,不住地摇头,这个人,蠢是蠢了点,但是并不坏。

    “陈霖兄弟,今天晚上我们卡罗尔部落要举办狂欢宴会,到时候请你务必要参加。”

    陈霖看着纳顿,问道:“纳顿……晚上不只是举办宴会那么简单吧?”

    说着,把从纳思体内取出的细针递给了纳顿。

    纳顿叹了一口气,看了看细针,说道:“这可能,是我们卡罗尔部落最后的宴会吧。”

    “怎么回事啊,父亲?”一旁的纳思有些惊讶,出生询问。

    陈霖默然不语,等着纳顿的下文。

    “前几日部落受到巴别卡王国的袭击,我有预感,一场战争要来临了。”

    “父亲,究竟是怎么回事?”

    纳思从床上坐起身,问道。

    纳顿摸了摸纳思的头发,说道:“今天晚上的宴会,不仅是为了庆祝,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商量对策,要如何面对接下来可能来临的战争。还要从部落中挑选精锐,来补充士兵的战力。”

    纳顿捏着这根细针,脸上露出一丝阴郁,说道:“暗杀者已经向我的家人下手了,我绝不会放过他们。”

    陈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觉得,当着纳顿的面,自己的手被纳思握着,有些尴尬。

    纳顿看着两人,难得的露出一个笑容,问道:“纳思,陈霖哥哥怎么样啊?喜欢陈霖哥哥吗?”

    纳思瞬间便红了脸,娇嗔道:“父亲~”

    陈霖只得是在一旁尴尬的笑着。

    ……

    这个下午,陈霖好好地睡了一觉,经过了两天的行走和冒险,早就支撑不住了。

    陈霖还做了一个梦,他梦见林菱和貂蝉回到了葬花谷,陈霖想要呼喊她们,她们却怎么也听不到。

    到了夜里,是纳思来喊的陈霖。

    “陈霖哥哥,起床啦,我带你去参加卡罗尔宴会。”

    陈霖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看着纳思正用手指**陈霖的鼻息,纳思看到陈霖睁开了眼睛,连忙把手背到了身后。

    陈霖迷迷糊糊的坐起了身,看着已经漆黑的天色,有些发呆。

    “陈霖哥哥,快走啦。”

    手上一暖,陈霖被纳思拉下了床,跟着她一起去了外面。

    陈霖一迈出门,便吃了一惊。

    外面真的是太热闹了,所有的房屋门前都点着火炬,照得两人脸上通红无比,抬头一看天上的月亮,竟然是月食,仔细一看,月亮竟然还是红色的。

    充满了一种虚幻感。

    陈霖被纳思拉着手,沿着高矮不一的房屋,一路小跑,不出片刻,便来到了一片空旷无比的空地上。

    这里瞬间热闹了起来,部落里所有的人,仿佛都在这里,他们三五成群的围坐在一起,也有一大圈一大圈的围坐在一起,相同的是,他们的中间都生着篝火。所有的人都在喧闹,都在大碗的喝酒,大口的吃肉。

    纳思小脸通红,看起来很是兴奋,说道:“陈霖哥哥,卡罗尔部落好像还没有举行过阵仗这么大的宴会呢。”

    陈霖看着兴奋的纳思,笑着摇了摇头。到底是小女孩,只知道热闹。

    在纳思的带领下,两人很快便找到了纳顿的地方。

    纳顿正在和一群身材高大魁梧的军士们喝着酒,看起来很是快意。

    看到陈霖二人过来,纳顿兴奋的站起身,一手搂过女儿,另一只手拍了拍陈霖的肩膀,哈哈大笑道:“很好,今天的主角都到期了!”

    说罢,纳顿跳上了一块巨大的岩石,响雷一般吼道:“卡罗尔的勇士们!喝完今夜这顿酒,你们,有没有信心捍卫自己的家园!”

    岩石下的人们都被纳顿的豪气所感染,大声回应道:“有——!”

    “你们,有没有信心多杀几个巴别卡的狗贼!!”

    “有——!”

    “你们,有没有父母,有没有妻小?!”

    “有——!”

    “很好!若是外来的侵略者,想要伤害你们的父母妻小,你们要怎么做!”

    “杀——!”

    ……

    陈霖也被卡罗尔的人们所感染,内心变得激荡起来。

    他看着这里的一切,心中仿佛有一种感觉,仿佛这里就是自己的归属。

    “陈霖哥哥,你以后要去哪里呀?”

    一旁的纳思侧头看向陈霖,出声问道。

    “嗯?”

    陈霖不太明白纳思问题的含义。

    纳思歪着头思考了一下,小声在陈霖耳边问道:“就是说……陈霖哥哥你以后会和我生活在一起吗?”

    陈霖看着纳思,没有说话。

    他并没有理解到纳思话中的含义,他想到了另一层意思。

    他也不知道自己今后会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唯一和自己一样的林菱,还被自己送走了。

    他一个人,不知道在这里的意义是什么。

    “陈霖哥……”

    看到纳思担心的看着自己,陈霖笑了笑,用手揉了揉纳思的长发,说道:“放心啦,我啊,至少会在这里住上很长的一段时间。”

    纳思的神情这才有所好转,俏脸在篝火的映衬下很红很红,她仿佛做出了什么决定,蜻蜓点水一般飞快的在陈霖的脸上亲了一口。

    “嘻嘻~”

    “你……”

    陈霖捂着脸,看着像只受惊般的小兔子逃走的纳思,心中很是复杂。

    连忙追了上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