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方荡这边不过是一个小插曲,甚至小插曲都算不上,在这座云镌丹炉之下,聚集着六万火奴,还有几万从别的地方抓获的奴隶,再加上看管的军卒,接近十万人,方荡被抽几鞭子这样的小事儿,波澜都不带兴起一点的。

    在云镌丹炉对面专门竖立着一座和云镌丹炉一边高的楼阁。

    这是专门用来看守云镌丹炉的守炉阁。

    这座守炉阁内一般的情况下都是黑漆漆的,方荡出于好奇,每次路过都朝着里面看一眼,却从未看到什么过!

    但是今天在守炉阁最顶层的窗边之中站着两个衣着朴素的少年。

    两名少年凭窗而望,面容被外面的炉火映照得红彤彤一片,随着火焰摇曳,阴晴变化着。

    两个少年岁数都是十七八岁的模样,一身青色的干净短袍,背后背负着一把三尺长泛着金属光泽的木棍子。

    这是火毒仙宫弟子的标志。

    这可不是普通的木棍,是火毒山上一种极为稀有的童鬼木的枝干。

    这枝干坚硬无比,一般的刀剑斧头都难以斩断,并且极为耐火耐热,由这种枝干打造出来的棍子被称为翻药杵。

    只有火毒仙宫的弟子才有资格佩戴,基本上有了这根翻药杵就能够在火毒城之中横着走了,即便是火毒城中的大小官员们碰到了手持翻药杵的少年,也得恭敬的称呼一声小药师。

    两个少年其中一个双目狭长,身材匀称而强健,目光坚毅,内有宿慧光泽,一看就是个能够成就大事的少年!

    另外一个长得有些肥胖,圆盘盘的一张脸,白里透红,看上去憨憨傻傻的,有事没事总是笑嘻嘻的,一看就是毫无心机的那种类型,绝对是个万年跟班的好材料。

    两个少年看着被烧灼得腹底通红的云镌丹炉,脸上都露出兴奋地神情,年岁稍长一点身材匀称健壮的冬云老成的开口道:“子寻师弟,咱们在这里守火三年,这云镌丹炉都没什么动静,没想到就在咱们快要交班回宫的时候,竟然碰上了这样的好运气,看云镌丹炉炉孔之中喷出来的宝光还有丹炉铭文上呈现出来的云纹龟影,这一炉回生丹再有个三五日应该就要丹成出炉了!”

    “一旦丹成,凭着这份功劳,咱们回到门派之中至少也能够进炉室里修炼一年,等到出炉的时候,咱们两兄弟恐怕就要将背后的翻药杵换成搅炉剑来耍一耍了!”

    另外一个少年圆胖胖的脸上,一张嘴都有些合不拢了,露出两颗小虎牙来,憨憨傻傻的就是一个劲的点头,后槽牙都露出来了。

    对于这个只会点头的子寻师弟,冬云虽然表面上显得亲厚,实际上在心底是一万个看不上眼。

    在冬云眼中,子寻能够成为火毒门弟子完全是因为他的娘舅是背后插着一把搅炉剑的持剑弟子,不然的话,这个资质平平的小胖子怎么能够和他站在一起,成为火毒堂的弟子?就这家伙的一脸傻相,滚到下面和那帮火奴们一起伐木扛柴还差不多!

    相对于子寻这种有身世有背、景有人帮的家伙来说,冬云家境贫寒,只有一个瞎了一只眼的老娘和一个天天叫嚷着肚子饿的妹妹,他没有半点关系,没有半点依靠,完全是靠自己辛苦打拼,磨砺煎熬才一步步走进火毒仙宫,成为正式弟子。

    在他眼中子寻就是一个不学无术靠着门荫混吃等死的废物!

    不过这小子也算识相,守炉三年一直都不声不响,给他做个跟屁虫、应声虫,总算不太惹厌,这样他们两个才算是相安无事的熬过了这三年的守炉期。

    但和一个点头虫天天在一起,已经叫冬云感到一万个不耐烦了,他在修炼的时候,那个点头虫在四处溜达去吃他从未吃过的东西,玩他从未碰过的女人,看着这一qiē冬云只能干咽口水。

    但冬云却并不羡慕,冬云觉得只要自己够努力,这些早晚都是他的囊中之物,只要他抓紧修炼,成为持剑弟子,那么就真的扬眉吐气了!

    所以,哪怕子寻讨好一般的将美食美酒还有女子送到他的眼前,他看都不看一眼,将这些当成是他修炼的魔障,一心扑在修炼上,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他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冬云甚至觉得,是自己的努力和勤谨赢得了药祖的青睐,在他们临走之前,赐了一炉回生丹给他们立功,而那个蠢胖子子寻完全是沾了他的光!

    回生丹,名字听起来朴实无华。

    在火毒神宫之中,不流行什么华而不实的名称,一种丹药该是什么就是什么,听到名字就叫人知道功效,并且还知道功效能够达到什么样的程dù,所以回生丹犹如他的名字一般,当真有着起死回生的功效。

    比生肉丹,造血丹,续骨丹要强上不止一个层次!

    这种回生丹,三到五年才能够出一炉,一炉成丹多则八九颗,少的话也就一两颗而已,当然一炉药材炼制三五年最后却炼废了的也不是没有。

    相对于火毒仙宫之中的庞大消耗来讲,这回生丹的产量实在是太低了些。可以说光是死在这一炉回生丸上的火奴都不下十万之数了,也就是火奴们好似韭菜一样,一茬接一茬长得飞快,无论怎么死都死不干净,不然的话,区区一座火毒城还真就供不上这样的庞大消耗!

    回生丹是实实在在能够叫火毒城的贵人们用来供奉取悦火毒仙宫的仙人们的宝贝,十几万火奴的性命换取火毒仙宫的仙人们的满意实在是太划算了。

    更何况一炉若是能够出产七八颗回生丸,仙宫通常会允许他们留下一颗,若是能够得到一颗回生丹,那对于火毒城的贵人们来说,就划算得没边儿了!当然这丹药他们是不敢自己留下的,往往是被送到京都去,供奉给已经三百岁的炫龙皇帝。

    “我去通知冯云师叔前来收丹,你在这里看好了,可千万别出什么差cuò,不然的话,咱们两个就是砸碎了骨头熬油的下场!”冬云看了眼只知道点头的子寻师弟,叮嘱道。

    子寻显然也知道事情的严zhòng性,连连点动圆盘盘的脑袋表示知晓。

    这子寻有些呆呆傻傻的,心思不是那么灵透,放他在这种时候看守丹炉,冬云是一万个不放心,但是冬云又实在不甘心将这么一份送喜的功劳白白送给点头虫子寻,谁不知道门派之中报喜从来都是有好处的?

    他这一趟少说也能弄一两颗百草丹回来,这可是修行上的好东西。他怎么能够将这份好处白白送给这个只知道点头完全是沾他光的死胖子?话说回来,百草丹对于子寻这种身家的人物,咬咬牙也能弄得到,但对于冬云来说,是砸锅卖铁也弄不到十分之一的。

    穷人家的孩子不得不事事算计。

    冬云贪念作祟,虽然明知有些不妥,但还是打定主意自己前去报信,领取百草丹。

    冬云看了眼云镌丹炉,心中暗忖道:“大不了快去快回,最多不过一两天的时间,这点头虫就算再怎么蠢也应该出不了大的纰漏。”

    火毒城其实并非是火毒仙宫的所在地,这座城池只是火毒仙宫辖下的数十座城池之中的一座。

    当然,这里是火毒神宫的发源地,对于火毒神宫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所以回生丹出产的数量要是较多的话,仙宫会赏赐一颗下来,换做别的城池,可万万没有这样的优待。

    火毒城矗立在火毒仙宫势力的最中心,其他门派的家伙很少敢于摸到这里来!

    火毒仙宫位于火毒城的更上方,在云顶之上的那一片虚无缥缈之中,要想飞上仙宫,需要腾云驾雾的手段,冬云可万万没有这样的修为,所以冬云只能沿着一根通天索爬上去,以冬云的修为要想爬上仙宫,至少也需要一整天的时间。

    原本火毒城中有一座毒钟,在城中敲响,仙宫之中便能有所耳闻,是火毒城和火毒仙宫联系的途径。

    不过这毒钟已经大半年未曾用过了,半年前毒钟的敲钟兽突然暴死,至今还未曾抓到能够代替的敲钟兽,以冬云还有子寻的力量也根本不可能抓到能够敲响毒钟的妖兽。

    毒钟非同一般,一般人一般的气力根本敲不响,就算是冬云这样有些沾边儿修为的都无法敲其发声。

    据说要想敲响毒钟,至少万斤之力才成,火毒神宫在修行上并不追求力道,追求的是丹肉合和交泰之法,以丹养肉不老不死,所以冬云还有子寻的力量一个不过三百斤,另外一个也就两百斤而已。

    所以冬云要想和毒火门联系,只能循着通天索爬上去。

    冬云说走马上就走,炉火之中已经呈现出云纹龟影,丹炉的出气孔中也已经喷出宝光瑞气,这一炉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成型破火而出,他必须在开炉之前赶回来!

    子寻看着冬云急切的下了守炉阁,那些迎面走来的火奴队伍立时跪倒一大片,冬云走后火奴们才在皮鞭下重新扛起巨木,丹炉火光映照着那个背影越走越远,最终彻底消失在子寻的有些木讷的眸子之中。

    当冬云消失的一刹那,这双木讷的甚至有些呆傻的眼睛里面忽然闪烁起一丝和木讷完全无关的狡黠阴沉,不过这光芒一闪即逝,转瞬消失无踪。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