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十二章 身临死境困兽一搏 (第1/3页)

    铜火带上鹿皮手套,从腰间的鹿皮囊之中小心翼翼的捏出一个被封的严严实实的纸袋来。

    铜火走到冬雨的尸体边上,更加小心的将这个纸袋打开一个小口,内中乳白色的粉末便洒落在冬云后背的伤口上。

    一接触到那白色的粉末,冬云正在缓缓淌血的伤口立时咕嘟嘟的冒起小泡来,继而开始腐烂,约莫一刻钟的时间,原地就只剩下一滩冒着刺鼻味道的暗红色液体,还有一块专属与火毒神宫弟子的火毒牌。

    铜火站在咕咕嘟嘟冒泡的冬云尸体前,一边用一根树枝将火毒牌挑出来,一边淡淡的道:“子寻那孩子不但是冷寒冰的外甥,还是宫主的孙子,这一点,我只告sù做了鬼的你,好叫你死个明白!”

    “你的天赋还是不错的,人也有毅力,知道勤奋,心性虽然有些瑕疵,但总体来说是块修行的料子,本来我还想要提拔你一下,可惜你没有一个好舅舅,更没有一个好爷爷!子寻就算是一块石头,宫主也打算将他磨砺成一块美玉,而你,就算是一块美玉,也和普通的石头没什么区别!宫主将子寻当成狼来养,你就是第一只喂狼的羊。”

    一边说着,铜火一边将那块散发着阵阵恶臭的神宫火毒牌以一种药水溶解成为一堆黑色的泥土,用树枝将其打散,和地面上的黄褐色土壤混在一起。

    “现在你背负着盗走了回生丹的罪名做个孤魂野鬼浪迹天涯去吧,不过你也不必担心孤独,宫规如铁,你盗走回生丹,家人连坐,很快你那些贫寒的家人就会和你团聚了!唉,当初在你身上我可是没少浪费粮食的,可惜了,可惜了!”

    铜火师叔说完,细细看了看地面,确定没有什么破绽便转身离去,原地就只剩下一滩黑红色的液体,就连这液体也在小半个时辰之后完全渗入泥土之中,再也不剩半点痕迹。

    小人物总想着变成大人物,却不知大人物的世界里有着怎么样的凶险残酷。

    世间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小人物拼尽了一qiē,最后不过是大人物的孩子的过墙梯踏脚石罢了。

    ……

    云镌丹炉中沉闷的撞击声响了八下,随后便忽然没了撞击声,但一种压抑的颤音却在丹炉之中越来越激烈,似乎丹炉之中的东西正在积攒力量,准备一口气冲出丹炉。

    子寻肥胖如球的身躯此时已经一脚踏中乾罡,另外一只脚踩在葵阴,双手虚悬空中握着那把绽放着淡淡蓝芒的收丹匙,就等着喷丹一刻,此时的子寻心不慌、气沉凝,整个人都进入了收丹状态。

    毫无征兆的咚的一声巨响,云镌丹炉沉重的炉盖猛地炸开,八道红光从丹炉之中猛地宣泄出来,朝着子寻的方向疾飞过来。

    子寻大喜,八颗回生丹算是一笔不小的收获,并且这八颗回生丹遁逃的方向正好是他最熟练的收丹方位,这简直就是特意为他准备的。

    早就做过无数准备的子寻手中的收丹匙在空中舞动起来,连贯流畅,一口气在空中游走八下,流星赶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