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子寻大惊,一边放松一点拽着收丹匙的力道,以防止收丹匙一下被拧断,另外一只手捏成拳头朝着方荡攥着收丹匙的焦糊胳膊狠狠砸去,这一拳力道不小,方荡的手臂本就被烧灼得焦黑一片,说不定这一下,就能够将方荡的胳膊砸断。

    方荡此时已经完全的无所顾忌了,手臂用力一拽,咯噔一声,子寻最担忧的情况还是发生了,收丹匙被这个浑身焦糊犹如从地狱之中钻出来的火奴贱狗给生生扭断了!

    与此同时子寻的拳头也砸在了方荡的手臂上,方荡的手臂咯的一声脆响,骨头从中折断,方荡的身子也跟着拳势飞了出去,咚的一声摔倒在收丹台边缘,差一点就要坠入收丹台下的火坑之中。

    子寻心急回生丹,不说其他,为了妹妹,他也必须将回生丹弄回来。

    顾不得收丹台边缘火势熊熊,子寻猛地冲过去,伸手想要将方荡给扯回来。

    但是他的手臂一下僵住了,因为他看到了这辈子最叫他心痛的画面。

    方荡断掉的胳膊此时晃荡着,手仍旧死死的抓着收丹匙,而收丹匙的另外一端已经塞进了那只低微卑贱的火奴贱狗的嘴巴里!

    八颗回生丹,全都被这火奴贱狗给吞下去了!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

    子寻心头的郁闷之火腾腾燃烧,整个人简直要爆炸了一般!

    他苦苦守了这一炉丹药三年,受尽了冬云的气,为的就是这一刻的扬眉吐气,结果还没来得及高兴,这一qiē就全都葬送掉了,全都被一只最低贱的火奴贱狗给破坏了!

    方荡身子在空中灵活的翻腾,竟然在收丹台边缘牢牢站稳,继而身形一滑想要逃走。

    子寻犹如一头发了疯的狮子,捏着拳头朝着方荡的脑袋狠狠地砸下去,拳头狂风暴雨般的倾泻下来,方荡的脑袋上传来咚咚咚咚的闷响。

    子寻一口气足足砸了五十多拳,以至于他再也举不起拳头来了,而方荡的脑袋也已经被砸得血肉模糊,甚至露出了森白的骨头破碎的牙齿。

    看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火奴贱狗,这样卑贱的东西平时他看一眼都觉得脏了自己的眼睛,今天竟然用拳头砸下去,那脏血脏肉还沾染了他的拳头甚至迸溅得他满身都是,子寻从未想过自己的一生竟然会毁在这一只火奴贱狗身上。

    最重要的,还有妹妹身上的丹毒,还要靠回生丹来疗治,现在回生丹被毁了,妹子的性命也算是彻底葬送了,这贱种不但毁了他的人生,还毁了他妹子的性命!

    回生丹这种丹药,不要说吃进肚子,就算是粘在皮肤上都会立即渗透入身躯之中,瞬即发挥效力,将丹药之中蕴含的元气散发出来,也就是说,这丹药只要吃下去,就瞬间没有了,就算子寻现在立即刨开方荡的肚子,也无法找到了。

    就在子寻双目通红,晃荡着想要站起身来,将这只火奴贱狗一脚踢入收丹台下的火坑之中的时候,已经面目全非血肉模糊的方荡竟然猛地爬了起来,犹如一条蛇一样嗖的窜下收丹台,沿着雾气昭昭的楼梯朝着收丹台下疾奔而去,一忽就消失在雾气里!

    子寻此时才想起来这火奴贱狗吃了足足八颗回生丹,回生丹药力勃发,他现在就算是捅他十几刀他也未必会死,回生丹强横的药力足以帮他将受的伤全部修补回来,除非一刀刺中心脏,斩碎了这只火奴贱狗的心中气结。

    “该死,该死!该死!抓住那只火奴贱狗!”子寻怒声大吼,飞跃下台阶,急追下去!

    然而,子寻刚刚窜下去,五彩的雾气之中又有一个人影窜了上来,正是血肉模糊的方荡。

    云镌丹炉喷丹之时喷出了浓稠的五彩雾气,将整个收丹台完全笼罩,方荡知道自己即便逃到了收丹台下也一定逃不了,收丹台下那么多的军卒手中的弓、弩长刀都不是白给的,此时收丹台下已经没有什么声息了,数万火奴估计都已经杀光了,他一下去,立时就会被那利箭射成刺猬。

    所以方荡假装自己下了收丹台,藏在台阶阴影中,引走了子寻便重新登上收丹台。

    方荡有些焦灼的站在收丹台上,四下转悠,想要给自己找到一线生机。

    云镌丹炉汲取了大量的火焰精华,炉底的火焰随着喷丹一刻的激烈烧灼,被云镌丹炉吸收大半,此时火焰减小,丹炉之中喷出的五彩雾气也开始逐渐消散,这个时候,四周越来越清晰,温度也随之逐渐下降。

    用不了多久,雾气散尽,方荡将完全暴露行踪,在这收丹台上没有了雾气的话可就是完全的无遮无掩了。

    方荡身上的烧伤伤口正在飞速的愈合着,甚至手臂都在重新生长着,被几乎砸烂了的脑袋也在缓缓扭正形状。

    这种修复带来的是一阵阵的奇痒难耐,方荡恨不得将新生的皮肉给生生抓烂了。但郑先心中惊喜无限,他知道他成功了,得到了回生丹。

    此时收丹台下传来子寻的一声声怒吼,还有零星的惨叫,方荡在雾气之中看不见下面的情形,但却也很清楚下面的那些军卒正在发了疯一般的找他。

    云镌丹炉喷丹之后,雾气逐渐散去,发怒如狂的子寻再次冲上收丹台,仔细寻找,最终却一无所获。

    最后子寻将目光放在了那座敞着口的云镌丹炉上,但子寻看了眼云镌丹炉那通红的炉底,便微微摇头。

    收丹台下面的军卒已经将火奴全部杀死,一具具尸体的翻看,没死透的便补上一刀,终究是没有找到小药师口中的那个脸上有着一个最卑贱烙印的瘦小火奴。

    最终,噤若寒蝉的一名军将登上收丹台,小心的对着小药师摇了摇头,正准备开口。

    子寻此刻一张脸都是铁青色的,披头散发,犹如厉鬼一般,哪里还有平日小药师的那种仙风道骨?

    狰狞凶恶的子寻一看这军将的脸就知道结果,不等那军将开口,狠狠地一脚将那军将从收丹台上踹了下去,摔成一堆,随后重重的一顿足,大步走下收丹台,在跪伏满地的军卒之中一路走了出去!

    此时此刻没有人比子寻心中更为恐惧,丢失了三五颗丹药可以赖在那个冬云身上,但一下将所有的丹药全都丢失了,这个罪名实在是太大了,他子寻一个人根本背不下来,就算是加上他的便宜舅舅也不成!

    火毒神宫建宫千年,规矩森严,每一个宫规文字都是用无数生命鲜血写就的,明天子寻面临的恐怕就是丢进虫室成为养虫的肉尸!

    子寻一路麻木的走到了神宫禁区之中,站在通天索下犹豫不定,徘徊了整整一个时辰的时间。

    他现在完全可以逃之夭夭,这个天下太大了,火毒神宫虽然强横无比,但终究有鞭长莫及的地方,东边的云剑山,西边的沼池魔泽、背面的雄沙瀚海,再往远处的穷极海域,他都可以去。

    至少他有机会做个平凡人,过上一辈子。

    但是宫规如铁,他逃了,他的妹妹舅舅全都要顶替他的罪名,化为肉尸,虽然妹妹已经中毒,活不了多久了,但是子寻又怎么能够看着她为自己死掉?

    最终,子寻咬了咬牙,颤抖着手抓住那根通天索,硬着头皮去神宫之中请罪!

    他这一辈子一直想要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一直想要改变自己的人生。

    他先后做过两次努力,上一次,他炼制丹药,想要出人头地,一举成名。

    结果帮他忙前忙后的妹子中了丹毒。

    原本以为这一次得到了回生丹,终于可以成为一个给妹子撑起一片天空的男子汉。

    为此他一直隐忍了近三年的时间,做了三年的点头虫,三年的大傻瓜,为的就是这一朝的念头舒展,没想到竟然是这种结果,子寻此时当真是万念俱灰,他觉得自己其实就是整个天下,最无用、最可笑的蠢货可怜虫!

    什么骄傲,什么自尊全都是狗屁。

    此时此刻,子寻只恨那个抢走了回生丹的卑贱火奴,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亲自将那个家伙找出来杀掉!

    另外就是觉得自己就是一堆废渣,毫无用处不说,还充满毒性,害了相依为命的妹子!

    子寻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攀上那通天索,正准备回到神宫领罪,却猛地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叹息。

    子寻一愣,这里是禁地,能够在这里出现的理应都是火毒神宫之中的弟子,子寻动作微微一缓,扭头望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